第二章杀

第二章杀

这一去,韩靖不是不见了,他的消失其实只是一种视觉效果而已——快,匪夷所思的快!

    这样的速度下,他就如同是天际之上的苍鹰,又像是草原当中的猎豹,已然向着杨涵展开了致命的搏杀。

    身躯向前的同时,只见他猛然一矮,接着右肘便如同重锤似的沉沉轰击在了杨涵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中,杨涵如遭重厄,双眼猛然凸出,嘴里更是口水带着血水一起喷了出来。

    在他手上,那柄匕首随着手臂和手掌颤抖着,几乎拿捏不稳。

    “怎……怎么可能?”

    听到了闷响也看到了现在的场景,杜宇震惊着,张大了嘴。

    就算是杨伟也是上前一步,惊呼道:“这不是真的!”

    是的,刚刚的电光火石间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不会相信那是真的。

    毕竟杨涵虽然是大将军府的旁系弟子,但他其实也因为这个身份而得到了诸方的很多照顾和帮助了,所以早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丹凝三境的水准,现在更是隐隐约约已经有了即将突破到丹凝四境的实力了。

    而韩靖……仅仅是丹凝一境啊!

    以堪比丹凝四境的实力率先发难,结果却还是瞬息间便被丹凝一境的弱者给后发先至地重创了?

    这是真的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噗……”

    接连倒退了五六步才贴着墙壁站稳了脚跟,下一瞬,杨涵的双眼几乎喷出了火花:“韩靖,老子今天不废了你就不姓杨!”

    怒了,他真的怒了!

    仿佛是一头被羔羊戏耍了的雄狮,终于要展露自己的獠牙和疯狂了。

    但仅仅又是一息而已,这间宿舍里又响起了杜宇和杨伟的惊呼。

    “天哪……”

    “大哥小心!”

    是韩靖再次踏步冲出了。

    这一去,只见他一只脚的脚尖轻轻在地上一个蹬踏,身躯竟是如同离铉之箭似的向着杨涵急速冲来。

    “你找死……”

    见状,杨涵双眼内的狂怒瞬间化作了杀意,直接握紧了匕首便向着韩靖一击刺来。

    杜宇急忙大声喊道:“韩少小心……”

    在他看来,韩靖这一次危险了:一名丹凝一境的家伙怎么可能抵挡住堪比丹凝四境的疯狂一击?

    但几乎与此同时,韩靖的声音冰冷响起:“华而不实,破绽百出!”

    什么?

    下一瞬,就在那匕首的锋芒即将命中韩靖的胸口时,只见他脚下忽然一变,仿佛是一个转身,又或者是一种如同舞步的步伐便轻易地避开了匕首的寒芒。

    这还不算,他的双手猛然聚力,如同钳子一般死死地捏紧了杨涵握紧匕首的那只手,接着力道全出,竟然硬生生地使得杨涵的手肘一转,捏着匕首向着自己的胸口刺来。

    “大哥……”

    “呲啦!”

    而后,时间仿佛定格了!

    这一刻的画面很血腥,也很诡异:一名丹凝一境的家伙傲然地依旧站立着,而另外一名刚刚还不可一世的丹凝三境武者,竟是已经抽搐着,倒在了血泊当中。

    “大……大哥……死……死人了,死人了!”

    数息时间之后,杨伟才抓着自己的头发,一阵杀猪般地嚎叫着,奔出了这间宿舍。

    “完了,完了!”

    等到杨伟的脚步声消失在了外面走廊的尽头处,杜宇深吸口气,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韩少……杨家不会罢休的!”

    “是的!”闻言,韩靖转回头来,微笑道:“我也不会罢休!”

    不会罢休?

    听着看着,杜宇忽然觉得自己在学苑内的唯一朋友似乎陌生了起来:这还是那个自卑地低着头走来走去,任人欺凌侮辱的韩靖吗?

    嗒嗒嗒嗒……

    终于,有人来了!

    “看啊老师,看啊老师……韩靖以卑鄙的手段害死了我哥哥,害死了我哥哥!”

    才回到这里,杨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一个劲地指着韩靖怒吼道:“杀人偿命,杀人偿命啊!”

    原来,他刚才逃走之后其实没有逃远,而是直接找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名学苑老师便赶回来了。

    在他身边,数名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学苑弟子看着眼前的一切,全部震惊无比。

    “怎么会这样?区区丹凝一境的废物居然……”

    “是不是杨涵被他们下药了?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输给韩靖?”

    “一定是作弊了,那废物决不可能拥有战胜杨涵的实力!”

    听着四周的声音,一名中年男子向前一步步地走了过来,望着韩靖的时候,面色阴沉:“韩靖,是你杀了杨涵?”

    闻言,韩靖望向了这名老师,微微一笑:“你眼睛瞎了?”

    什么?

    “韩靖竟敢如此跟老师说话?”

    “天哪……刚才我听错了吗?”

    是的,震惊再一次暴起了。

    而越来越多的弟子也赶到了这里,听到或者看到了刚才的一切,均是纷纷倒吸冷气:韩靖今天是不是煞笔了?

    “大胆!”果然,那老师羞怒地咆哮了一声,问道:“韩靖,是不是你杀了杨涵!”

    这一声咆哮,这名早已达到了阳实三境的老师身上顿时暴起了一股澎湃的威压之力,震得四周距离他较近的学苑弟子均是站立不稳,其中实力不济者,更是直接踉跄地向后滚了出去。

    若不是他刻意地有所保留实力,估计此刻在这里依旧能够站立着的不超过两三人而已了!

    而韩靖则是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盯着这名老师,沉声道:“贾无痕,本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的眼睛瞎了?你看不到杨涵是用自己的匕首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吗?”

    “天哪……韩靖居然敢在学苑内直呼老师的名讳!”

    “按照我大夏铁律,学苑不同于外界的天地,在这里必须任何人都必须尊师重道!即便是皇族子弟,也不得对老师不敬!”

    “完了,韩靖这次真的完蛋了!”

    四周,又是一片惊呼,而且更远处,越来越多的弟子还在赶来。

    被这么多弟子看着,叫做贾无痕的学苑老师自然是羞怒到了极致:“好啊韩靖,你今天是自己找死!”

    “找死?这是你的判决?”

    这一次,韩靖竟是没有站在原地,而是一步步看似艰难地向着贾无痕走了过来。

    “贾无痕,你身为学苑老师,作出判断之前可曾做到了公平?”

    “你可曾问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曾了解过刚才的真相?”

    “还有……你一名区区阳实境的武者,就敢要了一字并肩王第三代嗣子的命?那你若是达到了问虚境,岂不是要弑杀当朝皇帝了吗?”

    “你这条只会阿谀奉承的老狗,也配在本少面前狂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