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出院

006出院

有些泛白的灯光刺得眼睛一阵难受,郝雨晨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下意识地伸手挡住了眼前的灯光。

    “晨哥,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这才刚刚一动,旁边立马便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正是郝雨晨的死党张利同学。

    “小晨醒了!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张利的话刚落音,又是两道声音一同响了起来,呼啦一下便全都围了过来。

    几秒钟之后,郝雨晨终于适应了这灯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此时他只感觉到全身都有一些无力,小腹中还有一些微微地疼痛,其他的什么感觉到还是没有。

    “这里是医院?”郝雨晨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打量了一眼自己躺着的屋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啊,晨哥,你都昏迷一天了,医生说是你是怒火攻心,气血不畅,才会昏迷过去的。”张利点了点头,有些关心地说道。没想到只是去了一趟办公室,结果却是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小晨啊,不是我们说你,不就是去一躺办公室嘛,就算是老赵说的话再过激,你生气有个什么用啊,这到好,听说你当时还吐血了,得到消息的时候,可把哥几个给吓傻了。”旁边的韩亦锋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轻轻’地在郝雨晨的肩膀上拍了拍。

    “哎哟!我说疯子,没看见我是病人啊,你下手轻一点!”郝雨晨这个时候也想起了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现在也想开了,是啊,自己跟她有什么关系?那个楚飞成绩比自己好,家境也比自己好,人也长得俊,身手也不错,确实比起自己优秀多了。再说了,自己不过只是巧合下救了萧菲燕一次,难不成还想让对方以身相许不成?

    “不好意思啊,小晨,兄弟们先前太担心你了,现在一看你醒了,都高兴得有些得意忘形了。”韩亦锋意识到了自己下手确实‘轻’了一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了,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今天不用上课吗?”郝雨晨有些疑惑地问道,今天可不是周末,而且南阳中学对于逃课可是打得很严,抓住一次可就得记大过处份,这些家伙难道都不怕?

    “上什么课啊,你的事情还是老赵告诉我们的,是他让我们几个来医院照顾你的,还让我们不要把你的事情外泄,考虑到你先前的表现可能有特殊原因,所以也不打算再追究先前的事情了。”张利接过话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郝雨晨应了一声,沉默了下来。想起了先前腹部的那一团火,他便知道这一定不是怒火攻心那么简单,那个位置到是跟书上所说的丹田的位置很相似,这大半年来,照着那些书上所说的乱练,难道是出了什么状况?

    “晨哥,是不是有些累了,要不你先睡一会,我们等会再来看你。”看着他沉默不言,张利说了一声。而正在这时,一个护士也推着药品车走了进来,看见这病房里这么多人,皱了皱眉道:“病人需要休息,不能说太多的话,你们先出去,我要给病人换药了。”

    “好的,我们现在就出去,晨哥,你要好好的休息啊。”走之前,张利还不忘了吩咐一声。

    看着那离去的三个家伙,郝雨晨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这位护士姐姐换着那架上的吊瓶,而他则陷入了沉思之中。难道这世上真的不存在什么内功?他细细地回想着自己这大半年练的那所谓的内功心法,虽然也没有什么成效,但他却坚信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因为他每次练了那内功心法之时,都会感觉到要精神一些(他自己的认为)。

    待到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他便决定再试试,按照书上所说,意念集中到丹田处。对于这种状态,他现可以说是已经轻车熟路了,不过这一次他可是尝到了苦头,意念才刚一集中到小腹的丹田处,一阵巨痛便猛的传了出来,差点没有让他大声地嚎叫出来。头上冒出来了一大片冷汗,他立马便放弃了再试下去的冲动,以前看来很精神的事情,现在却突然变成了一种折磨,看来这次的状况还真是跟这有关,难道是所谓的走火入魔了?

    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猜想跟事实还真是非常地接近。这世上的确有着真正的内功心法,但那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世间,更不可能出现在那买小书的地摊上,由此可想而知,他买的那些都是一些什么货色,上面所写的口诀最多只有那么几句总纲是正确的,其他的却都是胡乱编造而成,按照那上面练,不出问题才算是怪事。而现在他的问题就来了,丹田受损不说,十二正经更是跟着受到牵连,那常人严重闭塞的奇经八脉就更别指望打通了,现在就算是摆一本真正的内功心法在这里,他也不可能再有修练的可能。

    ……

    不明所以的郝雨晨对于这件事情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只要多过上一段时间,自然便会好起来。再在医院里住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郝雨晨便嚷嚷着要出院,他的病情也并不是多么的重,很容易便办了出院手续。

    由于上学的时候都买过保险的,这两天住院的钱虽然不少,但还是报销了大部分,剩下的那一点,他自己也能够承受得住了,一场吐血事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这里离南阳中学并不是很远,郝雨晨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多钟,都已经到了上晚自习的时间,已经两天没有回学校的他,现在对学校的宿舍却是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感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一脚踢开宿舍的大门,这已经是他们宿舍几个家伙的优良习惯,一股方便面气味夹杂着臭袜子的特殊味道,直接往着鼻孔里不停地钻着,让在医院住了两天干净环境的郝雨晨差点没有被直接熏得晕过去,好在他的免役能力在之前已经打得够扎实,所以很快便适应了过来。立马迫不及待地冲到了床边,拿出了一包平时最爱吃的方便面,倒上开水泡了起来。在医院里的两天,顿顿都吃清淡的食物,这可是把他给憋坏了,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