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神秘帝主

第1章神秘帝主

夜,月如银盘,漫天繁星。

    修武大陆,圣山之巅,一位紫袍男子,负手而立,仰视苍穹。

    在其身下,数万弟子,匍匐膜拜,神色激动。

    “恭贺帝主破关!!!”

    数万道呐喊,整齐划一气势恢宏,犹如雷霆轰鸣,响彻苍穹。

    虚空,神秘的紫袍男子,如星辰般深邃的眸子,静静地遥望星空,像是在寻觅什么。

    良久,紫袍男子轻叹一声,手指伸出,对着浩瀚夜空中,金木水火土五颗星辰,缓缓点去。

    随着他手指的每一次点动,都会有星辰暗灭,银辉倾洒。

    最后一指,仿佛用尽了他所有力气,脚下,一张覆盖方圆万里的占星罗盘,渐渐成型。

    “嗡!”

    神秘的占星罗盘,刻着古老晦涩的符文,载着紫袍男子,缓缓旋转。

    这一转,整个大陆,都随之地动山摇。

    数万匍匐膜拜的弟子,望着仿若天穹般的星盘,皆是惊惧失色,身体不住颤抖,更有甚者,身下早已湿成一片。

    待得漆黑夜空,星辰再次闪亮,占星罗盘已停止旋转,隐入虚空。紫袍男子紧闭的星眸,在星盘停止的一刻骤然张开,猛的射出两道光线,穿透了山峰。

    “灵武帝国,林家!”紫袍男子神色激动,手指颤抖的指着遥远东方,某个位置。

    这一夜,修武大陆地震了,灵武帝国接近一流实力的炼丹世家,林氏家族,竟然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此,后人众说纷纭,有说林家厌倦尘世,举族归隐了,有说林家得罪某个大势力,惨遭灭族。

    不过其中最为统一的说法是,林家因意外获得的逆天宝物,招来灾祸。

    .............

    光阴流逝,转眼已过八载。八载岁月,足以让世人将前事淡忘,却也能够让一颗仇恨的种子,破土而出!!

    “给老子坚持住!”荒无人烟的大山,瀑布高挂的山涧之下,一个赤膊上身的男子,脚蹲马步,齿咬薄唇,任凭万丈瀑布冲击而下,狠狠的打在背上。

    痛苦,在少年清秀的脸上,难以寻得,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执着与坚定。

    离少年不远处,一位墨裙摆动的女子,静静伫立。河风吹动,露出了她圆润光洁,晶莹如玉的长腿。而那挺翘的玉臀,细柔的腰肢,高耸的酥胸,无不显示着女子娇好的身材。

    “林修,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此时女子倾城之姿的容颜上,细眉浅皱,秋水盈盈的美眸,望着少年的身影,有几分怜惜。

    瀑布下方叫做林修的男子,僵硬地转过脑袋,木然的脸庞对着女子,强扯出一抹笑容,艰难的吐出四个字“云妃,没事!”

    “唉!”

    望着那张坚毅的脸庞,女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了八年前的一幕,“这,或许就是命运对你的考验吧。”

    在瀑布巨大的冲击之下,林修的皮肤下的血管难以承受,纷纷爆裂开来,坚硬的骨骼在嘎吱作响,就如同一座危房,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夜色渐渐笼罩大地,一轮圆月也开始高挂夜空,荒凉的山间,寂静一片,只有那瀑布的哗哗之音,不曾停息。

    此时,山涧中瀑布的下方,一道全身赤红的身影,扎着马步,接受着急流的洗礼,这道身影正是之前的林修。此时林修全身鲜血淋淋,血肉模糊,肩部因为承受了太多的冲击,早已白骨峥嵘,清秀的脸庞也因为充血,格外狰狞。

    “哈哈,破老天你能奈我何,呸!”

    血色身影突然从瀑布之中,一步跳出,狠狠的吐出一口血痰,白骨裸露的右手,指着夜空,怒骂起来。

    八年的隐忍,让的少年身上的戾气,增加了不少。

    擦拭掉身上的血迹,林修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向着山涧外走去,这一次的强度训练,较之以前又多坚持了半个时辰,感受到身体里隐藏的蛮横之力,他有自信,即便是对上四星武徒,他也有一拼之力。

    冷寂的夜色下,林修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气,轻车熟路的穿过了一片药园,沿着隐秘的羊肠小道,来到了居住之所。

    身前,两间木屋并排而立,屋前兰花遍地,温馨淡雅。

    “真搞不懂,这女人怎么会喜欢兰花。”瞅着开的正盛的兰花,林修有些不解。如果是玫瑰花,还说的过去,可兰花…和那惹火的女人还真不搭边!

    无奈的摇摇头,林修对着属于自己的木屋,推门而入。

    “嘎吱!”推开房门,林修抬脚踏入,可当其视线投向屋内时,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下意识的揉揉眼睛,林修再次向屋内望去。平日懒得收拾的木床上,一名女子玉体横陈,三千青丝轻挽于肩,顺到半掩的酥胸之下,齐膝的墨色长裙内,圆润修长的玉腿,微微缱绻,绝美的脸蛋上,睫毛晶莹,美丽动人。

    “额,云妃。”

    眼前躺在木床之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云妃,不过此时的云妃清纯不在,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丝丝魅惑,宛如一位堕落凡间的仙女。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修双臂交叉,不自觉的后退一步,整个人显得极为谨慎。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即便是云妃,他也不得不防备。

    “过来看看你伤势如何,不过看来我是想多了,回了!”

    云妃伸展开曼妙的身姿,从床上优雅起身,然后对着林修摆摆手,莲步轻移,向门外走去。

    当云妃经过身边之时,一股淡淡的兰花清香钻入林修口鼻,后者充满戾气的心,瞬间松弛下来。

    “谢啦!”想到云妃怕自己压力过大,前来缓解一下气氛,林修的心底就格外温暖,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总是在默默的为自己做着什么,却不言语。

    “姐说过要照顾好你的。”

    错身而过,云妃带着淡淡馨香的声音,在木屋内蔓延。

    脸颊一红,林修缓缓的走到床边,在之前云妃的位置躺下,周围空气,仍然残留着淡淡的兰花香气,轻嗅一口,林修血红的眸子,阖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