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一起洗

第四章 我们一起洗

听到安若礼的敲门声,贝儿才发现,不知不觉,她竟然躺在浴缸里睡过去了。

    “张贝儿,你别跟我说因为这点子事儿就想不开。”安若礼看着她哭红的眼睛。

    “我那么怕死的人,还想多活几年呢。”贝儿佯装无所谓地笑。

    “别这样笑了,丑死了!”安若礼打断她,慢慢走近,盯着她看了半响,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明明是你做错了,不认错就算了,还气我!”

    “谁叫你这么冷漠地凶我。”看他先开口服软,贝儿更是委屈地不行,从车里就一直忍着。

    安若礼轻笑,真是惯的毛病。

    在她身上,自己总是神经高度紧张。

    “起来吧,别洗了,生病可不是小事儿。折腾的还是我。”他伸手拉她。

    平日里厉害得不行的安大少,无奈极了。折腾了大半夜,有心冷着晾一晾她长长记性。

    可还是折腾自己。

    算了,教导她的话,还是明天再说。

    贝儿看他终于恢复平日里的状态,也不再别扭。

    不过在浴室睡了一会儿罢了,她反而回首安慰一旁要拉她起身的男人,“顶多一场重感冒而已,放心,死不了的。”

    贝儿扬起头来,看他听到“死”字,脸色难看,也不敢再说话。

    安若礼屈尊降贵地弯下腰,俯身抱住她。

    “别抱我了,全是泡沫,你衬衣都湿了。”

    “刚好,水也凉了,换池温水,我们一起洗。”安若礼像小孩子一样趴在她的白嫩肩膀上,轻声道,“宝贝,你掉了好多头发。”

    贝儿愣了一瞬,装作若无其事,“女生洗澡本来就会掉很多的。没关系,我头发这么多,不怕。”

    “可是,卧室、客厅……还有书房的地板上,也有好多……好多。”

    “是这周加起来的量,积少成多了,看起来是有些吓人。”贝儿继续故作轻松地解释。

    “可是,保洁工每天中午都会来家里清洁一遍。不可能不拖地板的头发,贝贝。”

    贝儿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了,事实上,她连自己也安慰不了。

    进入四月以来,她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最近她甚至不敢用梳子用力去梳。

    以往最喜欢的各样发式,也不再尝试。

    她知道自己状态不对,压力大到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临近毕业,宿舍四个女生,除去她在报社实习,至今仍未确定是否能稳定地留下;一个已经得到保送本校研究生的名额;老二也拿到英国大学的研究生;剩下的那个,家就在本市,家里已经安排好工作,不用自己操心。

    她马上就要毕业了,学校不会再收留自己。

    没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要想在南城这个经济、政治中心的繁华都市生存下去,简直是痴人说梦。

    而这些,她不想让安若礼知道。

    她希望自己和他并肩而立的时候,别人不会觉得安若礼眼瞎了才看上她。

    他有一个自己这样普通家庭的穷学生女友,已经够让他的朋友们拿来当谈资的了。

    要是再多一条,安若礼女朋友在南城混不下去,滚回老家的新闻……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