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之骄子

第五章 天之骄子

他这么高傲的男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优秀娟狂又不失冷静,众人仰望着,才是该有的样子。

    贝儿伸出双臂,环抱住趴在自己肩上的男人,他身上是男士深沉的淡淡香水味儿,混杂着刚刚生气点燃香烟后的余味。

    感受到他因为自己而愈加低落的情绪,贝儿有些自责。

    “安安,别担心,掉头发而已,死不了的,最多是变成秃子。有些丑。”贝儿拍拍他的背。

    “嘶……疼!”贝儿叫起来,推开他,扭头看到自己肩颈处浸着血痕的牙齿印儿。

    这人,属狗的吧。

    “让你乱说话!成天死啊死的挂在嘴边,没个忌讳。”安若礼又凑上去亲了亲,含糊道,“明天什么事儿都不准做,我请假陪你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看贝儿想争辩两句,轻轻拍拍她的头,在他们唇齿相依间,低声说了句,“乖,别再气我了。”

    贝儿一下子什么小性子都使不出来了。

    翌日清晨,张贝儿扑闪了两下睫毛,挣扎着张开眼。

    伸手去摸床头柜旁边的手机,摸了半天才想起,安若礼一向不喜她将手机放床边,非说辐射大脑。

    和他在一起后,基本上手机都放在外间。

    她转头去看壁钟,才刚刚七点钟。

    这一动,环抱着她睡着的安若礼,皱皱清俊的眉头,也被弄醒了。

    “怎么了?再睡会儿,时间还早。这个点儿医院没上班。”他沙哑着嗓子低声哄道。

    说罢还将环着她腰际的手掌上移至背部,轻轻拍了拍她雪白顺滑的脊背。

    昨晚很晚才睡,倒也难得的睡了个好觉,贝儿近半个月都是浅眠,风吹草动便惊醒。

    睁着眼熬到天亮。

    这样久违的好眠后,精神也略微好转。

    她慢慢地移动睡得毛茸茸的小脑袋到安若礼的枕头上,“吧唧”一声,在他嘴上使劲儿亲了一口。

    然后故意嗲声嗲气地和他商量,“安安,我今天还有好多事儿呢,你也很忙的对吧?我们不去医院了好不?”

    安若礼半睁着眼睛,瞄了一眼可劲儿冲他撒娇的女人。

    平日里就邪魅的桃花眼,这样半睁半闭着瞭着看她,贝儿一下子就受不住了。

    “好好好,去去去!”张贝儿妥协,最受不住他那双多情流转的眸子。

    妥协后到底心里不服气,又撅着嘴嘀咕,“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病菌。医生就会吓唬人,夸大其词。”

    安若礼伸出修长的手指,揪住她能挂拖油瓶的小嘴,戳穿她,“自然是不会带你去一般的医院,看那些个不靠谱的庸医。贝贝,我们昨晚可是说好的。”

    安若礼松开揪着她双唇的手指,在那小红嘴上点了点,“天王老子来说也没用,我就是天王老子,今天上午必须去医院检查身体。否则找姓何的拉赞助的事儿,我就给你搅黄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女人想什么,昨晚刚刚提点过她,今天就想赶快准备去找别人拉投资。

    他心里还是堵得慌,不想再和她争执这事儿。这觉也睡不成了,干脆坐起身往浴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