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较量

第三章 较量

第三章:较量

    艳阳高照,十月的天气如此温暖的阳光让人觉得分外惬意。

    突然,随着一声声疾呼,此时正翘着二郎腿躺在教室楼顶晒太阳的肖瞳便看到有几辆豪华的轿车缓缓驶进校园。

    “呵呵,还真是安杰这鸟人来了。”肖瞳微眯起瞳孔望着行在车辆最前方的那辆白色宝马不屑的撇了撇嘴。

    伸手将头顶的鸭舌帽向下拉了拉以遮挡太阳的炙烤,听着教学楼下那些女同学的声声尖叫,肖瞳叹了一口气直摇头:真是一群庸俗的女人,一个破富二代有什么稀罕的。”

    “轰——

    突然,在一声轰响声中,肖瞳听到刚刚还是热忱高涨尖叫的女生突然转变为惊恐的尖叫,而从她们骇人的尖叫声中肖瞳得瑟的笑起来:安杰,敢摸本姑奶奶,你不得好死。

    然而,就在肖瞳正眯起眼睛享受的听着楼下那些女生的尖叫声之时,肖瞳只感觉头顶的鸭舌帽突然被人摘下,随着眼前一黑,肖瞳便被来人从头顶套了一只黑色的口袋。

    “谁啊?敢在姑奶奶的背后下黑手,不想活了。”肖瞳好生郁闷,在安堡高中竟然还有如此大胆的人敢在自己的背后捅刀子,话说自己这个校园老大可不是白做的,她要谁五点退学,他不敢拖到六点……

    然而,不管肖瞳如何挣扎、如何骂,来人就如一个聋子一般扛着被套了口袋的肖瞳向楼下跑去。

    总之,也不知道来人走了多少路,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此人突然停下而后打开一扇房门“咚”的一声将肖瞳仍到了坚硬的地板上。

    “哎呀——”此人出手很重,将肖瞳扔向地板之际直接将肖瞳的屁股摔开了花。

    “你可以出去了。”此时,口袋内的肖瞳听到房间中响起一抹熟悉的声音。

    “安……安杰……”此人的声音肖瞳再熟悉不过,随着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肖瞳即可陷入了一阵云里雾里。丫的,猴子他们搞的气油难道没有把安杰这个鸟人给烧死?

    “哈,丫头,想害我?你还嫩的很呢。”突然,头顶的黑色口袋被安杰一把扯开,而后但见他的一张俊脸急速在肖瞳的眼中不断放大,安杰突然抱起肖瞳便将其压倒在一张办公桌上。

    “喂,你干麻?”由于有了昨日的一幕,肖瞳被安杰压着之余不免惊恐的死死的拽着自己衣服的下摆。

    “呵,丫头,你可够狠啊,竟然想让我毁容。”肖瞳再过野蛮,论力气也输给安杰很多,肖瞳直感觉自己的胳膊被安杰死死掌控,安杰突然掀起肖瞳的上衣一张大手便再次扶着肖瞳的小胸脯而上。

    “安杰,你个猪,你想干麻。”肖瞳气急败坏,昨天自己的胸部被安杰捏的还生痛,如今这家伙又想干麻?

    “哈哈,告诉你,本少爷不喜欢雏儿,看看你的身材干瘪的像个男人,该大不大、该丰满不丰满。”安杰再次使劲将扶在肖瞳像个小苹果的小胸脯之顶的粉红小花蕾轻轻一掐,痛得肖瞳大骂安杰不是人。

    突然,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肖瞳只感觉自己的胸前一阵冰凉,紧接着肖瞳便感到胸前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安杰,你……你竟然敢咬我。你……你会不得好死的。”肖瞳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胸脯之顶竟是被安杰残忍的留下了一排渗着血渍的牙印。

    “啊——”

    如此不堪的一幕让肖瞳死的心都有了,使劲将安杰从身上推向一边,肖瞳对着安杰一顿拳打脚踢。

    “记得,你现在印下了我安杰的符号,除了我,看哪个男人还敢要你。”将撒泼的肖瞳一把推倒在地,安杰邪魅一笑:“我向来讨厌将我置于死地的女人,不过,本少爷倒是喜欢陪你玩玩。”

    “咚”的一声甩门而去,可怜的肖瞳竟然被安杰的手下押向了学校的大礼堂。

    而此时,先前猴子等人制造的恐慌已经过去,全校的学生皆整齐的坐在大礼堂上用仰慕的神情望着一袭绅士风范的安杰走向主席台。

    “唉,没想到竟然有人想害死安杰,真是可怕。”被安杰的两名手下挟持着站在礼堂的最后面,肖瞳听到有两个女生正在小声的议论着此事。

    “要不是安杰董事长聪明,事先搞了一个巨大的遥控汽车,估计会惨遭毒手啊。”其中一个女人望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肖瞳,再次压低声音道:“听说是她想要害死安杰董事长。”

    然而,再小的声音也逃不过肖瞳敏感的耳朵,此时主席台上安杰的助手正在发表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讲话,但见肖瞳突然向那个女生大踏步而去,一脚便将那个说自己坏话的女生狠狠的跺在了脚下。

    “死女人,敢说姑奶奶坏话,你不想活了。”被人劫持,肖瞳本就恼火,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胸口竟然被安杰那死人咬了一个血印,更是羞愤难当,这个血印八成好了以后会有伤疤的,要自己以后怎么嫁人啊!

    将胸中的气闷全部发泄到这个女生的身上,肖瞳越想越恼火,对着这个女人再次上演了一翻拳打脚踢。

    安堡高中的校园老大发威了,竟然不顾安杰少董事长的颜面,这两位爷如果干起来,整个安堡高中岂不是要炸飞了?

    “肖瞳,你目无校规校纪,在会场当众打人,本校长宣布你现在就被安堡高中开……”此时,安堡高中的校长紧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一张老脸郁闷的直抽。话说之前他是找肖瞳是谈过话的,谈话时他千叮咛、万嘱咐这位姑奶奶一定不要在会场上捣乱。如今,这位姑奶奶之前蓄意放硫酸不说,此时竟然又大闹会场……,唉,算了,不管这个姑奶奶学习再好,当真是要忍痛割爱了。

    然而“开除”两个字尚未说完,一直坐在主席台上的安杰却突然慵懒的开了口:“听说她是安堡高中高二年级成绩最好的一个?”

    “回董事长,是的。”看到主席台上安杰的脸色并未见有怒色,校长再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恭敬的道。

    “那就留下吧。”安杰勾起薄薄的唇放出一个大慈大悲的笑容。

    一时,将整个会场的女生全部电得芳心大动……

    “哇,安杰董事长好有爱心啊!”

    “是啊,好有大家风范啊!”

    “恩恩恩,好喜欢他啊!!!”

    一个个女生发嗲的声音传进肖瞳的耳中令其郁闷的直想吐血。

    “只是我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全年级的第一名,肖瞳同学平时的书包里都会带些什么?”突然,就在肖瞳瞪着主席台上的安杰恨得牙齿直痒痒的时候,安杰说了一句令肖瞳直叫娘的一句话。

    话说,昨天安杰这鸟人扔给自己的三点内衣可还在书包里装着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