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霸王硬上弓

第五章 霸王硬上弓

第五章:霸王硬上弓

    话说白色可是安杰最喜欢的颜色,与其亲密接触过的女人大都妖娆而性感,但她们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内衣花里胡哨。

    然而,这些花里胡哨的内衣对于独爱白色的安杰来说,甚至影响了他的情玉,而如今看到蜷在卫生间的一角只露出两只如小鹿一般惊恐眼睛的肖瞳,安杰突然对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

    “安杰,我告诉你啊,如果你敢对动我一指头,我肖瞳一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虽然自己目前的处境很危险,但性格像野草的肖瞳却突然站起身指着安杰骂道。话说,自己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安杰,再怎么说###未成年少女可是有罪的。

    “呵呵,在夏威市似乎还没有人敢对我如此无礼。”肖瞳嚣张的气焰却越发引起了安杰男人的冲动,在他看来征服眼前这个长相乖巧可爱、性格却像根野草的肖瞳似乎变成了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迅速将身上所有的衣服除去,一转眼安杰便只剩下了一条性感的内裤。

    胯下属于男人的硕大之物显然严重刺伤了肖瞳的眼睛。

    突听肖瞳“呀”的一声迅速转过了身体,王八蛋安杰,姑奶奶对所有男人美好的幻想皆在你的三角裤头之下破碎了……

    “哈哈”肖瞳的反应似乎让安杰越发得意,他一个箭步直接蹿至肖瞳的背后突然将肖瞳整个削瘦的身躯从背后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啊——”尖叫声再次从肖瞳的喉咙中惊恐的发出,她直感到###一凉,她的白色三角裤已经被安杰拉至脚踝。

    “安……安杰,你个王八蛋。”少女的童真最终使肖瞳在惊恐之余变得泪眼婆娑,肖瞳剧烈的挣扎着,却不想被安杰直接拖进了卫生一角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呜——”

    唇在一刹那被安杰夹杂着粗犷气息的唇堵上,肖瞳感到在一刹那头晕目眩,如果说昨日在宝马车上肖瞳被安杰强行kiss的时候尚觉得恼羞成怒,而此时的肖瞳竟是在安杰将其扑倒在床上以最为舒服的姿势接受安杰娴熟的法式长吻之际竟是生出了一种令她自己都感到懊恼不已的欲罢不能。

    然而,对于安杰本身对自己身体的侵犯依旧令肖瞳感到心悸,她努力的蜷起腿来以躲避安杰双胯之下的硕大之物对自己裸露###的摩擦。

    安杰的吻突然顺着肖瞳的脖颈径直而下,一双手也开始了上下并用。

    “安杰,呜——,求你放了我。”突然,当肖瞳感到自己的腹部一凉,安杰已经将肖瞳的背心给掀了起来,肖瞳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传来一阵温热的疼痛,安杰那个王八蛋再次用嘴捉起今天上午刚刚被他咬了一个猩红牙印的小胸脯拼命的狂啃起来。

    拉扯之余胸前产生的疼痛让肖瞳奋力挥起拳头在安杰的身上胡乱捶打着。

    “安杰,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肖瞳拼命的挣扎以及苦苦的哀求却没有换来安杰丝毫的怜悯,肖瞳直感觉自己赤.裸的身体被安杰死死的压在身下不能动弹的同时,安杰也早已褪去了身上那条仅存的内裤……

    突然,安杰的双臂猛一用力,他迅速分开肖瞳的两条长腿,在肖瞳剧烈的挣扎之下突然挺起腰身迅速将自己的硕大之物猛然抵进了肖瞳的###之中。

    “啊——”###撕裂的疼痛令肖瞳的眼泪夺眶而出,紧紧的攥着拳头,肖瞳长长的指甲几乎剐进了自己的肉里。

    然而,此时的安杰就像一个可怕的恶魔,不管身下肖瞳的哭喊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肖瞳生涩的###中拼命的###……

    “啊——,安杰,你个王八蛋,啊——”钻心的疼痛几乎扯动了肖瞳全身的神经,使肖瞳痛得几乎昏死过去。

    代表肖瞳身体纯洁象征的鲜血也在此时滴落洁白的床单,柔软的大床随着安杰对肖瞳生涩###的折磨发出“呼斥、呼斥、”的响声。

    肖瞳那具尚未发育成熟的削薄身躯也随着安杰狠狠的撞击而被丢入地狱数次。

    渐渐的,肖瞳几乎失去了所有挣扎的力气。

    然而###的疼痛却依旧让她感到通身如爬满了上万只的蚂蚁让其痛苦不堪。

    整个过程让肖瞳感到如度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在这期间肖瞳痛得昏死过去了好几次……

    终于,当身上的安杰终于停止了疯狂的博弈,那滴落在雪白床单之上的鲜血也早已将肖瞳身上洁白的肌肤沾染。

    双腿也如被抽筋剥皮一般痛得肖瞳直冒冷汗,她含着泪水、身带血渍、赤身luo体的躺在床上望着安杰无情的转身去淋浴。

    “哗——”

    淋浴房的水声刺痛着肖瞳的每一根神经,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哆嗦着苍白的唇一件简单的背心被肖瞳穿了几次才终于成功,拾起地上已经被安杰几乎撕裂的白色内裤,肖瞳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全身抖动不安的间隙穿上内裤以后拼了命的向卫生间外跑去。

    安杰那辆白色的宝马车依旧停在院子正中央,完全失去了理智并不会开车的肖瞳却颤抖着削薄的身体爬上宝马车的驾驶座便去扭动宝马车上的钥匙。

    “臭女人,难道你疯了吗?”安杰就像一个魔鬼时时缠着肖瞳,就在肖瞳几乎发动了车子准备启动安杰的宝马车冲出别墅之际,却从窗户外探进一只大手一下子拔去了车上的钥匙。

    “滚!!滚开!!!你这个王八蛋。”肖瞳对着安杰怒目相视、声嘶力竭。

    “不自量力的女人。”此时的安杰已经穿戴整齐再次恢复了他的桀骜与不驯,耳朵一侧那颗耀眼的蓝钻透过车窗向肖瞳射来一道炫目的光几乎将肖瞳的眼睛在那一刹那刺瞎。

    突然,只见安杰猛然打开车门一把将肖瞳从驾驶座中拉出来而后抱起肖瞳紧走几步,将只着白色背心与内裤的肖瞳直接塞进距离宝马车大约有100米之远的一辆凯迪拉克的后座中。

    而后但见安杰回身拾起院中被自己随意丢落在院中肖瞳的那套运动衣,从凯迪拉克的驾驶座位置直接扔向后座中的肖瞳身上,然后快速的发动车子调转车头向市中心急速驶去。

    一路,安杰再次以200码的高速一路狂奔,后座中的肖瞳再次被晕车搞的晕厥几次,胃里所有的东西在之前已经全部吐了出来,此时肖瞳在拼命干呕的同时,胃里如翻江倒海的难受。

    甚至还有几次安杰故意一个紧急刹车,几乎将后座中没有绑安全带的肖瞳差点从车窗震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