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互不相欠

第六章 互不相欠

第六章:互不相欠

    然而,在回来的路上倔犟的肖瞳却一直紧紧的咬着牙关,没有向安杰再求饶一个字。

    因为肖瞳知道,以安杰冷漠以及自大的性子自己的求饶只会更加令他看不起,自己的所有尊严已经在他夺去自己的处子之身的那一刻狠狠的被他践踏在了脚下……而自己就像一只任他宰割的蚂蚁,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好吧,既然打不起她肖瞳还躲不起吗?

    当安杰的凯迪拉克终于在安堡高中的校门口停下,肖瞳赤红着眼睛哆嗦着身体穿上了衣服的同时,拿起手中的黑色跨包将其里面的那套三点内衣狠狠的摔向安杰的头顶:“安杰,从此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下了车,肖瞳狠狠的甩门而去。

    “呵呵,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将肖瞳摔在自己脸上的那套三点内衣随意的从窗口像丢垃圾一般丢出窗外,安杰坐在驾驶座上点燃一支雪茄望着肖瞳越来越小的身影,薄薄的唇不仅邪恶一笑微微勾起,而后吐出一圈烟雾迅速发动车子调头离去。

    走进校园看到安杰的车子冒着黑烟离去,肖瞳刚刚努力攥足的一股子劲也在一刹那全部散了架,整具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般,腰酸背痛腿抽筋,而更令肖瞳感到难以隐忍的是当她每走一步路之际,###处所传来的一阵阵隐痛令她苦不堪言。

    “老大,老大。你没有被怎么样吧?”刚走进教室,猴子便从座位上猛蹿过来拉起肖瞳便是一通四处查看。

    “滚蛋,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清。”被猴子像怪物一般盯着瞅,肖瞳有一种害怕被人看穿的恐惧感。

    “切,关心你也不对。”肖瞳被安杰半路劫持的新闻早已在整个安堡高中传的沸沸扬扬,而第一天进入安堡高中三年级学习却为了肖瞳差点被安杰打成了残废的萧扬则在几个小时内也成为了全校的风云人物。其实猴子倒是很想知道安杰在将肖瞳劫持走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如果安杰能够与肖瞳成为哥们,那自己岂不是也跟着很牛逼?做肖瞳的小弟已经有差不多两年了,肖瞳也总得给弟兄们一点给力的好处吗?

    如今如果能够间接与安杰拉上关系,兄弟们出门也可以扬眉吐血麻。

    然而,看到肖瞳一脸的绿色,在猴子发问以后又有几名见了肖瞳都显得很激动的少年则在相视之后皆无奈的吐了吐舌头闭上了嘴。话说,在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惹恼了这位姑奶奶,她要是发了脾气估计炸毁安堡高中的教学楼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肖瞳,你没事吧?”突然,就在肖瞳习惯性的扶了扶头上的鸭舌帽,将手中的黑色跨包向肩膀上一甩准备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之际,却发现有一个鼻清脸肿的阳光少年站在了自己教室的门口。

    “萧扬?”肖瞳看了半天,当她终于将眼前之人看清楚之际心中不仅怒气万分。没想到安杰竟然出手这么狠,竟然让别人将萧扬打成如此狼狈模样。

    萧扬的到来使本来哑雀无声的教室顿时变得一片沸沸扬扬,当然教室中大部分人都是带着戏虐的眼光在看待萧扬,更有老被肖瞳欺负却敢怒不敢言的某些人竟然还在此时说起了风凉话。

    “呀,他就是英雄救美的萧扬?”

    “咦,太自不量力了吧!不过,听说他的父亲是个爆发户。”

    “爆发户顶个屁用啊,人家安杰可是千汇集团的少董事长。”

    “就是,自不量力,还英雄救美呗。”

    “英雄最终变成了狗熊。嬉嬉……”

    ……

    “啪——”

    突然,热闹的教室传来一声讲课桌被猛然推翻的声音,但见肖瞳愤怒的走向讲台将跨在肩头的黑色跨包在黑板上狠狠的一甩,而后俏脸一黑、犀利的伸出手指咬牙切齿的指着全教室正在哄笑的同学骂道:

    “妈的,谁在叫?在叫老子砍死你们。告诉你们,萧扬可是我肖瞳的哥们,以后谁敢笑话他就是笑话我肖瞳,不想活的给姑奶奶站出来。”骂道激愤之处,肖瞳猛然将头顶的灰白色鸭舌帽突然狠狠的摔到一位同学的脸上继续叫道:“猴子、王八,你们两个给我滚出来。”

    “老……老大……”肖瞳的话音刚落,便看到一胖一瘦的王八与猴子郁闷的吐了吐舌头后快速跑到肖瞳的身边献媚的笑道。

    “你们两个,给我看看谁还在偷笑?如果看到谁还在笑,一脚给我踹死他。”用黑色跨包将眼前的王八与猴子各自狠狠的甩了一下,肖瞳冷哼一声拉起门口为了自己而被安杰那伙人揍到鼻清脸肿的萧扬便向教室外冲去。

    “哎——,肖瞳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向哪里去?”门口,戴着巨大黑框眼镜的女语文老师与肖瞳走了一个对脸。

    “老师,你的废话太多了。”肖瞳连头也没有抬便撂下一句话与女语文老师擦肩而过。

    “哎——,肖瞳同学,现在可是上课时间啊。”女语文老师郁闷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却看到肖瞳已经拉着萧扬跑到无影无踪。

    “唉,现在的学生都是怎么了?”想起肖瞳今天上午大闹会场那一幕惊心动魄的场景,语文老师无奈的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道。不过,当她想到主席台上那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安杰之时,她一张涂得惨白的脸竟是悄然飘上了两朵红云彩。

    “哄——”

    看到肖瞳根本不买语文老师的帐,教室里那一帮活阎王皆大声的嘲笑起来。

    “你们……你们……上课。”语文老师气急败坏,粗糙的妆梳以及土气的打扮也在此时显得格外的不合适宜。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桂花的香气将整个窄小的院落蔓延。迎着傍晚的夕阳,肖瞳慵懒的躺在小院中那把竹椅之上,偶有微风吹过,有飘零的桂花落于肖瞳灵动的睫毛之上……

    而在院落中的另一角,秦美珍正爱怜的为萧扬擦拭着伤口。

    “唉,我说肖瞳,是谁竟然出手这么狠将萧扬打成这样?”秦美珍郁闷的蹙着眉,一幅比打伤了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心痛几倍的痛惜模样。

    “伯母,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秦美珍对自己的好萧扬很感动,但为了不使肖瞳难堪,萧扬故意隐瞒了事实的真相,只是告诉秦美珍是自己与同班同学发生了误会。

    “唉,这一群小王八蛋,出手也太狠了。”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秦美珍看向萧扬的眼神中越发显得慈爱。

    然而,肖瞳却对于秦美珍的发问闻所未闻,只是半瞌着眼眸一幅很享受十月暖风的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