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血战之夜

第两百八十八章 血战之夜

本以为这场战斗会持续很久很久,毕竟我看双方打的非常激烈,但没想到只是站了那么一会儿,鬼将那边就胜利了,而雪玲开始被打成重伤。

    正想向闫涛跑过来,却又被打得更远了,只能在很远的角落里吼道:“鬼王,求求你救救我吧,这件事情我也不想的,你看,再怎么说我也跟着你那么多年,念在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就救我一次吧。”

    “把我发配到极寒之地也好,废了根骨,当个普通鬼也好,无论怎么样还请你出手。”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打斗都停下来了,甚至连鬼将那边的都停下来看着闫涛,现在如果闫涛出手的话,局面会立马就来个大反转。

    可闫涛会出手吗?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闫涛只是这么问雪玲。

    “什么,现在先救我好吗,之后想怎么处置都可以。我雪玲这辈子从没有求过别人,在鬼界的时候我一步一步摸爬滚打到顶峰的位置,那时候所有的鬼都是无情的,没有任何人会看我是个女人就放我一马,我熬过来了,我没有求过谁。”

    “但今天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好不好?”

    听听,多么的感人,多么的忠心,多么的发自肺腑,可前提是她不做出那么多令人恶心的事情,如果在派她保护我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那么确实是值得同情的,可现在呢?

    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他现在说这番话只是让人觉得她更加的做作,更加的恶心。

    而且这人的脸皮是有多厚呀,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厚颜无耻的求,难道不是应该自刎以死谢罪吗?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觉得恶心。”闫涛毫不留情的打击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像你这样的鬼在鬼界多了去了,要不是我花大力度的扶持,你要不是看在你还算忠心的份上,我会帮你做那么多的事情,那么保护你吗?”

    “给了你那么多的权力,对你那么好,结果呢,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的,至于衷心,那是以前的事儿了,也是你唯一让我看中的一点,现在已经被你给挥霍完了,没了衷心,能力平平,功力平平,什么都没有的你凭什么让我相救。”

    我和杜成义对视了一眼,没想到闫涛也是一个毒嘴巴,损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呀。

    我看着对面的那个女人,她现在面如死灰,被自己追逐了那么多年的心上人扁得一文不值,果然比我自己出手的狠辣的多。

    我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么雪玲肯定会争辩,她肯定会觉得我什么都比不上他,凭什么有资格这样说他,一定不服气。

    可这话由闫涛嘴里说出来,打击简直是双倍的。

    “你真的就那么无情无义吗?”

    “这话你就说错了。”我忍不住在闫涛面前开口:“无情无义的是你,整个鬼界那么多鬼信任你,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在你背叛,还跟着你离开闫涛,他给了你那么多的权利,结果你呢你背叛了他。”

    “雪玲,将心比心,换一个角度想一想,如果你自己是鬼王,你会对一个这样的下属还经常怜惜?”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你凭什么来这么说我?”

    我摸了摸鼻子,这跟我印象中的一样,我一开口她果然不服气:“但你不服气又怎么样。”

    看到她微微变了脸色,我才继续说:“我要是你的话早就切腹自尽了,或者找根绳子吊死,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求别人救你,你的脸是有多大呀?我告诉你,别说闫涛今天不会救你,就凭我站在这他就不会救。”

    像是还嫌打击不够大似的,旁边的杜成义也来说了一句:“哎呀,有的人真的可悲呀,你说为了别人追逐了一辈子,什么都是以别人为先,到头来呢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还死不知悔改,你的一生当中都在可悲中度过,不过却让人同情不起来,你说堂堂鬼界的一把手怎么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三个人,一人说几句,对面的那个女人本来就伤势极重,现在更是苍白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我们的方向,准确的来说是盯着我。

    “章小鱼,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从听到你的名字起,我就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女人,我就不喜欢你,可鬼王居然还派我去保护你。”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独针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你,可那个时候我不想在他面前留下坏印象,我怕他查出来,认为我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所以我一直忍着,早知道会让你们的感情变得如此之深的话,那个时候我就算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冒着得罪他的风险,我一定会杀了你。”

    没有她想象中的暴怒,我反而笑了笑:“可惜了,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怎么样,我就喜欢你这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有本事你倒是冲过来呀,不过你还是好好的解决眼前这件鬼将吧。”

    “听说他们可是古镜特意培养出来的,一般人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你们既然是合作伙伴,这些下来也不用我多说了吧。”我说完之后站在闫涛的旁边,双手抱臂,就这么静悄悄的看着。

    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走到今天这步路,一切都是他活该,只是被杀了而已,有什么不高兴的。

    像是知道在我们这里没有了任何希望,雪玲大发神威,继续和鬼将打在一起,双方都来了一次血战。

    豁出性命去打拼,而这时候闫涛突然低声说:“小鬼传的消息,鬼将还是守承诺,已经把那些恶鬼招了回去,咱们现在等他们到的差不多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明白。”我和杜成义点点头。

    只要是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出去之后只要想办法恢复那个城市,安顿那些百姓就可以了。

    擒贼先擒王,果然是非常有道理的,那些藏在暗处的小鬼,只要看到他们的主子死了之后,那么一定会找个地方躲起来。

    在很长一段时间怕是不敢出来了,不过他们安分的这段时间,也够我们恢复那个城市了。

    雪玲瞬间被其中一个鬼将打飞出去,这让我看到了鬼将真正的实力,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对上那个鬼将手里的话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过想要在那么多的短短的时间内杀了我,他现在也是办不到的。

    我们就在旁边看着雪玲一次又一次的被打飞,最后被鬼将化作了一滩血水,然后那台血水都被鬼将吸收了,什么都没留下,连身上的衣服都没留下。

    仿佛这里从来没有打过架,那些小鬼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全部都灰飞烟灭。

    哀嚎声,逃跑的不断在身边响起,演绎着一幅什么叫做兔死狗烹。

    在那些小鬼被消灭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杜成义,闫涛三人非常有默契的冲了上去,我去拿真正生死簿,杜成义毁了那块千年寒岩,而闫涛则负责拦住那些鬼将。

    成功的拿到了所有的东西,完成了我们的目的,那些鬼将在闫涛的面前也不堪一击,几个人把整个古堡都血洗一遍,但凡遇到的,无论是当初背叛鬼节的小鬼,还是鬼将手底下的一个都没有放过。

    全部让他们灰飞烟灭,那些被鬼将召回来的百万恶鬼,被三个人堵在整个古堡,很是收拾了一番,逃了几个,不过零零散散逃出去的那些小鬼已经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消灭了大部分,三人在古堡里歇了一会,随后回到了原本的那个城市。

    这里已经没有了那些恶鬼,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了,满目疮痍,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对当初背叛人类的人们,我们没有处置,想来他们今后的生活也不会好过,来自亲人朋友的鄙视,还有孤立,还有剩下的事情法律自然会制裁他们的,跟我们已经没多大关系了。

    人间在慢慢的恢复平和,这一战打得比我想象中的要轻松很多,我本来以为一定是会是一场生死大战,但现在发现三个人都毫发无伤的回来了,杜成义手下没损失几个,闫涛手底下的小鬼也基本上都回来了。

    这个城市的建设,我们没有再参与,只是把那些被恶鬼上的极重的人治疗好了,毕竟那样的伤口想要在人间得到很好的治疗,基本是不可能的。

    三个人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依然当了一回无名英雄,对此我倒是没什么好在意的,毕竟事情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结果,对于留不留名这件事情,我还是认为不留的好,平凡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低调,低调,再低调。

    “对了,杜成义,之后你要去里?”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杜成义有没有什么影响。

    毕竟很多人都有一种心理,当有一个目标的时候是想要去完成,但完成之后就会觉得心里空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