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岁月静好

第两百八十九章 岁月静好

愣了一下,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世界,随后杜成义勉强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但回家里去是肯定的,我得安顿好家里的人,和公司里的人,之后,我想我可能会扩大一下公司吧,多收几个徒弟,多教教他们,万一若干年后又遇到这样的事情,也能尽一份力量。”

    “随后呢?我们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你不过来当他的干爹吗?哦对了,来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礼物,要是没有礼物我可是不欢迎的哟。”我现在也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周扒皮不对,是章扒皮,章小鱼,你现在是鬼王后,而且你自家老公那么有钱,居然还念着我的礼物,你要不要点脸呀你?什么叫高贵矜持?懂不懂?”

    “不懂不懂,就不懂。”我说着还冲他扮了个鬼脸。

    随后杜成义还是离开了这里,回到了他的家乡,安顿好那些人,对于刘峰的事情,胜利了之后,谁也没有提过一句。

    而我和闫涛走回家乡看自己的奶奶,看了看我们原本的那个小山村。

    “闫涛,你说我如果一辈子都在这个小山村,哪里都没去的话,是不是不会有后来的事儿?”对于妈妈和奶奶和刘峰他们的死亡始终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每次一想起来一碰到都觉得无比的疼。

    可是如果不出去,不就遇不到闫涛,遇不到杜成义她们了吗?而且刘峰也是我去上大学的时候才遇到的呀。

    “反正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会来找你的,着什么急呀。”

    “谁着急了。”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男人说话越来越没正经了。

    “老婆,我们胜利了。”

    “嗯,对呀。”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这件事儿。

    看着天边的夕阳,他从身后抱住了我,把手放在我的小腹上,摸了摸:“孩子也可以解封了,之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

    “嗯。”

    两人再次回到了家里,动手解除封印前我郑重其事的交代:“在这段时间你可得每天帮我洗澡听到没,还有,不准跟哪一个小姑娘、女鬼什么的眉来眼去,一定要为我守身如玉,我的营养可不能断了,要不然的话肚子里的孩子在生下的时候,是小瘦猴怎么办。”

    “还有,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公司的事情就先别忙啦,等我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可以一起努力,但是你一定要以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要累垮了知道没?”我一件事一件事豪不嫌啰嗦的交代着。

    因为解除封印之后我不知道自己要沉睡多长时间,但是没关系,沉睡之后醒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把孩子给生下来了,想到以后家里也有一个暖暖糯糯的可爱小宝宝,我就觉得心痒痒。

    或许是天生就喜欢那种萌萌哒,非常可爱的东西,对于自己这一个怀胎这么多个月的孩子,心里更是有着无比的期待,我觉得在生下来之后,我一定要把他喂得白白胖胖的,没事还可以捏捏他的小脸。

    “老婆,我怎么觉得这孩子还没出生呢,我的地位就受到了危险的,嗯?”说着他语气不善的盯着我的肚子。

    噗,我忍不住笑弯了腰:“闫涛你能别那么逗吗,他是你的孩子,是你儿子,你居然跟他吃醋。”

    我觉得这男人的醋意简直越来越重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他那醋吃的莫名其妙,但谁让是自己喜欢的人呢,宠着呗,难不成我还能故意让他难受吗。

    “他自己也是男人,将来他会有自己的老婆的,干嘛跟我争你呀?”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我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哪有这样的,那孩子还小不是吗,正是需要爸爸妈妈关爱的时候,照他这么说的话,每一个孩子生下来都丢到一边不管了,任他们自行生长。

    以为是蒲公英的种子呢,随便到处飞。

    “我不管,反正这小子生下来之后我就得对他严加管教,尽早把鬼王的位置甩给他,然后我带你全国各地到处飞,让你看看那些没有见过的美景。”

    “好吧。”

    解了封印,我一下子就晕过去,在睡过去之前我还想着——这小子真是个命苦的娃呀,为什么会到我的肚子里来呢,看看,这刚怀孕就被封印,现在解除封印了吧,还没生下来就被老爹嫌弃了,这都是什么命啊!

    这一觉睡得很沉,在梦里我见到了妈妈,奶奶,刘峰,还有死去的那些室友,她们一个个都过得很好,我一个个的跟他们打了招呼,大家心中都没有怨恨,但我始终觉得愧疚于他们。

    虽然看着他们都过得很好,但我知道那只是我的想象,在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这件事到底还是过去了,我也试着劝自己慢慢的放下心中那些执念。

    仇报了,该恢复的生活也要恢复了,我觉得我非常对不起他们,可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呀,有自己的儿子,有闫涛。

    我如果想不开的话他们怎么办,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一年半后。

    这一天是我们家孩子的满月酒,朋友一个都没有,就一个杜成义还是不请自来的。

    “我说礼物呢,礼物都没有,可是不准进来的。”我抱着小豆丁站在门口堵着杜成义。

    这是自上次大战之后,既然第一次见面,当然啦,平时有通视频电话的,只不过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闫涛也在忙着创建自己的捉鬼公司,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的聚一聚。

    也是借着这次的喜事,所以他才过来的,而我是沉睡了一年之后才醒过来的,之后又痛的死去活来的生下了这只小包子。

    “他叫什么?”杜成义没理我,而是看着眼前的小包子。

    还伸出一个食指戳了戳他那肉嘟嘟的小脸。

    “他叫闫忆峰。”

    这话一出,空气都寂静了一瞬,随后杜成义的笑了:“挺配这小子的。”说完之后拿出了一个小铃铛。

    上面有一根红线,拴在了闫忆锋的手腕上。

    闫涛这时候走了出来:“你倒是舍得,这么好的东西,就送给这小不点了。”

    我又拉起儿子的时候看了看,没看出什么特别呀,不过鉴于自己一向这么没眼光,倒是没开口。

    “没听这臭丫头说的吗,没出生之前这小子就是我干儿子啦,送他的东西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给的礼物我把人迎了进来。

    “对了,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可以,公司扩大了那么一点,收了几个弟子,每天除了练功,就是教他们练功。”

    我摇摇头:“你这生活可真够枯燥乏味的。”

    “要是没事的话就多过来住一段时间吧,对了,过两天我想带小鱼儿去旅游,到时候这小子就交给你了。”闫涛毫不客气的从我怀里把小豆丁抱了塞在杜成义的怀里。

    小鱼儿是最近他才喜欢这么喊的。

    “我?我吗?”杜成义惊呆了,浑身僵硬的抱着怀里的小胖子,完全不敢动。

    随后问:“鬼王,这个你儿子摔一下没关系吧,你的血统传承可是很强大的。”

    “不行。”我虎着脸:“你要是敢把他摔了的话,我回来揍死你,听到没?”我毫不客气的威胁着他。

    开什么玩笑啊,虽然徐血统传承非常的强大,这个小豆丁天赋不错,但再不错也不能否认他才满月的事实啊。

    这么连动一下都不太灵活的小豆丁,要是摔地上去那还得了,不过看到杜成义这囧状,也觉得让他一个人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大老爷们带孩子,实在是太残忍了。

    第二天。

    我们这对无良的父母,直接把孩子丢给了杜成义,也不管他会不会带,然后两个人一起飞往国外。

    看着风景美丽的海滩,我问闫涛:“你说那小子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找爸爸妈妈,他会不会不吃奶呢?”

    我现在才觉得实在是太草率了,当初递给杜成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可现在离开不过几个小时,我就觉得心里老空空的,总是非常的想念儿子。

    “你以为杜成义真的那么蠢吗,他就不会找人带呀,再说。咱们在儿子和普通的小孩可不同,你有见过哪家的小孩睁眼就知道谁是爸爸,谁是妈妈的吗?”

    想起刚刚生下来的时候,那小子根本就没有哭,一双如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看我,咧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随后又冲着闫涛露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笑。

    之后也抱出去见过生人,但是他谁都不要,仿佛一出生就认定了我们似的,当时闫涛还自豪的说:“不愧是老子的儿子,就是与众不同,不过这样的奇才才能培养成鬼王。”

    要不然一般人坐上那个位子的话,说实话,真的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

    “冷吗?”闫涛突然问。”

    “啊?哦,不冷。”海风吹过来,清清凉凉的,非常的舒服,怎么会冷呢。

    “我觉得挺冷的。”说完之后他从背后抱住了我。

    这时候海边的夕阳缓缓的落下。

    “老婆,你说我们要要不要再生一个呢?”

    “为什么?”

    “我觉得臭小子不怎么样,我想要生一个软软糯糯的那种女孩,很漂亮的小公主,我们鬼界的小公主。”

    “那个……我再想想吧。”

    一对的恋人迎海而立,落日的光辉挥洒大地。

    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