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表哥(四)

状元表哥(四)

细细斟酌着这几个选项的眼眸风情,清沫不由得玩味一笑。

    其实作为清沫,她私心里最喜欢的是B选项,纯真清澈,十分美好。

    可是现在她是作为容灵若,为了完成任务,她中意的还是C,魅惑撩人!

    不管是基于清沫的恶趣味,还是因为她想看看清纯的白莲花加上撩人的媚态之后的效果。

    “叮,使用道具魅惑撩人,扣除积分50点,余额为80点!”

    虽然与女主初次暗中交锋清沫胜了,可是这并不能使她对叶婧筠掉以轻心。

    毕竟她日后可是振国大将军,能走到这个高位的女人,怎么能不强悍?

    现在不过是叶婧筠初入京城,对一切还不熟悉。

    而清沫能够抓住的也就是这个机会,等女主醒过神来之后的反扑,她不一定应付得来。

    说到底,令清沫头疼的还是因为晏将军对女主叶婧筠的维护程度。

    在小说中,晏将军对叶婧筠可是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好。

    清沫细细琢磨,这应该不单单是出于救命之恩和对她在军事上的才能的欣赏。

    毕竟现在叶婧筠的出身摆在那里,不过是边关小吏的女儿,在京城的权贵看来不是很上得了台面。

    就算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高门大户也绝对不会让这样的女子嫁入。

    甚至于小说中当初晏禹和叶婧筠成亲的时候,不少人耻笑他娶了一个粗鲁的“村姑”!

    可是晏将军毫不在意留言,从头到尾都站在叶婧筠的那边,甚至于对她的态度还隐隐流露出一丝尊敬和怀念。

    “想知道的话,就去解开叶婧筠的身世之谜!”

    “噢,你出现了!”

    不管多少次,怨灵的悄无声息的出现,总是会令清沫不适。

    “看来这背后有不少的故事啊!说不定她的身世能为我完成任务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你今天见到了叶婧筠了吧?你更喜欢她那样的女人吧?”

    悠悠的叹息声从那灰团里透出,却饱含无奈和苦涩。

    清沫不忍心骗她,是的,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御姐梦,虽然从未实现过。

    这次按照男主的抖M个性,清沫认为得到他的最好方法就是变身御姐调,教他。

    只可惜,她被白莲了!

    “不光是你,其实我在第一次见到叶婧筠的时候,也羡慕她艳光四射,想成为像她那样的人,而不是自己现在这样只能成为别人的依附。”

    “要不是立场不同的话,我会很欣赏她的。只可惜牵涉到了表哥的话,就只能是你死我活了!”

    “表小姐,少爷来了!”

    门外丫鬟的敲门声响起,等清沫回头的时候,怨灵已经不见了。

    第一时间还记得来探望他这位卧病在床的表妹,还算他这位表哥有点儿良心。

    晏禹本来对于他战胜归来门口却不见表妹感觉十分失落,他有好多事情想和她分享呢!

    可是,他刚进门去过母亲那里了,才知道表妹原来这些日子一直为他祈福,担惊受怕的,她本就体弱的身子更是被折腾的起不来了。

    晏禹听闻这些事情,心里不由得十分熨烫和感动。

    她的表妹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将他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娶妻当如此,而不是像叶婧筠那个母老虎动不动就对他呼来喝去的,还对他动手!

    “表哥,请止步,灵若再不复与你相见了!”

    当晏禹的脚步声在屏风外响起时,清沫就幽幽的喊停了。

    那是特意为晏禹布置的道具,才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见到自己的面呢!

    屏风里是自己心心念念在战场上也从未有过一刻忘记的表妹,那绕梁不绝的娇音更是时时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可是,她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嘴里吐出来的话语是如此的狠心绝情,让他的心里闷闷的疼!

    “表妹,你为何对我如此狠心?”

    屏风内的清沫不由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她感觉自己的心刚才像是被针给扎了一下一般刺刺的痛。

    晏禹的声音磁性中夹杂着温柔和忧伤,丝丝牵动着她的心。

    她几乎能够想象晏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何等伤心的神色,让她如何的心疼不忍。

    清沫挫败的咬了咬下唇,没想到晏禹对这具身体的影响力这么大。

    但是,自己制定的剧本还是得进行下去!

    “表哥,你这个真真狠心的人又何苦来为难我呢?”

    “你既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为何还不放过我呢?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若儿受辱吗?”

    屏风内的女音如泣如诉,一字一句,字字泣血,道尽了不尽的辛酸与委屈,让晏禹的心被绞成了一团一团的!

    更因为看不见容灵若的容貌,凭添了许多想象,让晏禹脑补了一出他心中可怜的娇人儿是如何的以泪洗面,肝肠寸断!

    思及此,晏禹再也承受不住,情难自控的冲进了屏风内。

    此为攻略渣男法则一—欲擒故纵,以退为进。

    床上的人儿自晏禹进来之后她就迅速的背过了身去,晏禹只能看着她美丽纤细的背影。

    “表妹,你当真如此绝情,不肯再见我一面吗?”

    晏禹似乎是因为容灵若的举动大受打击,他倒退几步不可置信的问道。

    不,应该是说今天的状况太出乎晏禹的意料之外了。

    从来都是千依百顺的表妹,今天居然频频拒绝自己。

    以前只要他随哄哄就行的怯弱娇人,今天居然态度异常的强硬。

    可是,当他看见被纱帐掩盖的那个双肩不停瑟缩颤抖的小身子的时候,晏禹心里什么火气都消了。

    他的心软的都能冒出水来了,有的是无尽的怜爱和疼惜。

    明明舍不得自己,却因为自己的自尊自傲而苦苦坚持着!

    晏禹控制不住自己将她拥入怀中的渴望,他大步上前坐在床沿上,强硬而又温柔的握住容灵若的双肩将她给扳了过来。

    让她面对自己,让自己好好看看她。

    当容灵若真的与他相见的时候,晏禹敏感的觉得自己的表妹变了。

    虽然还是一样的娇弱惹他怜爱不已,可是以前她周身的沉闷不见了,取之而带的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清透。

    这难道是他和表妹半年未见,她长大了,风采更甚从前的结果?

    颤抖的长睫似蝶翼般不安的抖动着,她微微抬眸映照出的是怎样一双波光粼粼潋滟生辉的美眸啊,这让晏禹的心情不自禁的漏跳一拍!

    当她慵懒迷人的视线从他的身上缓缓滑过的时候,晏禹感觉自己的心被勾得痒痒的,像是被给挠了一爪子一般。

    表妹似乎心中更加的漂亮,令人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