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甘心的死去

第4章 不甘心的死去

当时情况颇有落难公主的味道,其实她哪里需要别人来救,凭她的身手,四周也有不少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只是不愿吓着人,惊了宴会的主人。

    宴会的主人是自己从小到大的闺蜜,本来她当初也是做杀手的,后来在行动中遇见她一身的情劫,那个男人她一眼就爱上了,甘愿无功而返。后来回到组织受了两年的惩罚,才被放了出来,也幸好她所爱的那个男人对她亦是真情。两年的痴心等待,换来他们的最终相守,如今也算是金盆洗手了。

    她自是不愿再给她们招来无谓的麻烦,况且也没有对眼的男子,所以也就一直忍耐,直到一个男子拉着她逃出宴会。

    韩寒一路拉着凰北月逃也似的出了宴会,他拉着她一路狂奔,来到海边,两人卸下华丽的衣服,他目光如炬,定格在她的脸上,“你叫什么名字?”

    优雅的声音博得凰北月的好感!

    “凰北月”她亦不吝啬的回答。

    “真美,和你的名字一样美!”他由衷的赞许。

    月光下他望着她皎洁的脸庞,她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宁静,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停住了脚步。

    海风轻轻的吹来,吹乱了她的发丝,地上的影子被拉的欣长……

    那晚过后韩寒对她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凰北月也没拒绝,想着如果能有一日能找到一个爱她且又她爱的男子,也许她也会学习闺蜜毫不犹豫的选择急流勇退也说不定。

    杀手是孤独的,她们的生存法则是残酷的,其实她也想要一个温暖的家,生个可爱的宝宝,有一个疼爱她的男子,这样也就足够了。

    她们交往三年过后顺理成章的同居在一起,他们一同购入一栋别墅,居住进去。韩寒也颇是一把家庭能手,把21世纪好男人的形象发挥的淋漓尽致!

    平日里家中都是他一人独挑大梁,包揽了所有家务活。

    凰北月经常借故‘‘加班’’以此来考验他,每次她加班迟迟不归,他便心疼的不得了,还特地去学了厨艺,希望能好好照顾她的身体,也能多挽留她在家中片刻。凰北月也确实是吃上了瘾,对韩寒更是依赖了。

    “当然记得,今天是我们认识五周年的纪念日。”她尽量放柔声音,心里却想,今日该是做个决定的时候了,毕竟他杀了她好多的同伴,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潜伏在她身边多年,应该知道自己是最重情义的,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韩寒惊喜一笑,“没想到我的宝贝记得这么清楚,也不枉我精心准备一番。”

    他温柔一笑,贴近她的耳畔,“月月,把眼睛闭上,我有惊喜给你。”

    他在她耳边呼着气,本该是暧昧的气息,她却背后一片冰凉。

    “嗯,你在搞什么,这么神秘?一定要闭上眼睛?”她虽是在问,眼睛却是依他闭了起来。

    韩寒目光闪烁,他摸了摸腰间吐起的手枪,又把手移到背后的口袋,摸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他深情的望着凰北月,似要把她刻进脑海里。

    “好了,可以睁眼了。”他温柔的唤道。

    手中的小盒应声打开,凰北月睁开眼睛,一道耀眼的光映入眼帘……

    ‘‘砰’’一声枪响划破夜空。

    她眼里写满了不相信,她终是不相信他会杀了她。

    也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她尚没从他的甜言蜜语中回过神来,就堕入了地狱。

    她一脸的痛心疾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嘴唇苍白,大口的喘着气,胸前的血染红了她雪白的衬衣,良久等来他悔恨的回答,“对不起,今天你必须死,只要你死了,组织就会放过我,我才能过上自由的日子,我爱你。但是,与自由相比,你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原谅我,我只有杀了你,我们才能都解脱……”

    他低下头压抑着什么?是她看不见的,口中说出绝情的话,让她的心寸寸破碎。

    凰北月身上的痛楚心中的痛苦,让她无法看清这个男人,忽略了他复杂的眼光。

    她咬着牙,“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何……为何迟迟不下手?你有很多机会的,不是吗?”

    她喘着气,死也要弄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