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大结局

第334章 大结局

也不知道是不是公正教廷这边的风水养人,还是神眷者真就是这样得天独厚。现年二十整的盖伦样貌已经完全长开了,比起他两个只是平均线好一点的哥哥和哪位算不得多出挑的妹妹来,不但样貌上长的浓眉大眼宛如刀砍斧凿,而且身材健硕气质阳刚,仅仅是站在哪里就给人一种可靠以及可以信赖的好印象。在加上极具男子气概的样貌和行为习惯,罗伦斯甚至都有些妒忌的揣测这些年来,自己的这位弟弟是不是已经首先将家族的血脉给延续了下去。

    “茉莉亚也长大了,她需要忙自己的事情,所以今天就你的两位哥哥来看你。怎么样,没了妹妹来看望你,你是不是很失望?”扛着巨大的神威压制,罗伦斯淡然一笑,回了盖伦一个热情的拥抱,将一旁眼巴巴看着的公正教宗冕下给晾在一旁,几个兄弟见开始当着所有围观者的面热聊起了家长里短。尽管有着自己的哥哥在后面给自己撑腰,亚伦还是很放不开的自信后退了几步落在了比侍女稍稍靠前一些的位置上,面露尴尬的看着四周众人微笑着。就这份心性,让不少人暗地里摇起了头,比起他的哥哥和三弟来,亚伦实在差得有些远。

    “这可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茉莉亚了,真的怪想她的。她现在还好么?在忙些什么事情?居然连探望几个哥哥的事情都顾不上了?”盖伦遗憾的摇了摇脑袋,要是兄妹四人中谁最受到大家的宠爱,非是茉莉亚无疑了。作为家中四人年纪最小的那个,不但罗伦斯对茉莉亚关怀备至,就是亚伦与盖伦也是对茉莉亚百般疼爱。或许当年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容许他们给茉莉亚买些什么漂亮的衣服、美味的食物、或者新奇的玩具,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最好最多的食物、最新的衣裳留下来让给茉莉亚。她的欢笑,是当年那个贫寒卑微的贫民家庭最无法缺少的调味剂。

    “你看你看,亚……莉莉我说什么来着,这家伙就是光想着他的妹妹,就没想过他哥哥了。这种弟弟,简直太让我伤心了。好了,别说了,让我先跟你们教宗冕下说说话,有什么事我们等下再聊。”罗伦斯用力的在盖伦肩上坚固的护肩上拍了两下,调笑盖伦一下。在侍女们的簇拥下,整了整自己的面部表情和衣冠,缓步向公正教宗冕下走去。

    跟公正教廷达成战略同盟什么的,还真不是罗伦斯来这里的主要目的,罗伦斯的主要目的也就是想看望看望自己的三弟盖伦而已。不过既然这些是能够顺手达成的双赢得到好处,罗伦斯又何乐而不为呢、笼罩在双方身上的责任也不多,需要处理的分量也不大。也就是跟公正神殿这边暂时借点有资历的神官和一些材料去到基尔镇,帮助罗伦斯将最初的教堂给修建起来而已。自家的圣徽罗伦斯已经想好并且画了出来,教义也弄好了。最初的那些吟游诗人们已经在努力的朝神官方面培养修炼之中,目前真就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之差教堂与罗伦斯留下圣徽这一东风了。

    教廷创立之初,可谓是诸事繁多,也就是现在神官尚未培养起来,教堂也没有盖好的空档儿,罗伦斯才有空闲出来走亲访友四处拉关系。一旦教堂落成神官入驻,罗伦斯的空闲时间将会大大的缩短了起来,倒时还有没有时间走亲访友,罗伦斯可就真拿不准了。

    作为人族现如今明面上的半神强者,罗伦斯无论是行走在人族势力范围内的任何地方场面都小不了。一家子的居住地虽然没有像索尔帝国帝都那样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但也是或明或暗的派了许多圣骑士驻守在周围,生怕某些宵小之辈不开眼的去激怒罗伦斯这样一尊预备役神袛,那乐子可就闹大发了。而重重保护下的罗伦斯也不见得能生活得多悠闲,每天这个大主教来问候一下,那个大主教遣人问候一下,要不就是公正教宗三不五时的亲自过来嘘寒问暖,或者某些南方帝国中得到消息的实权贵族们郑重其事的下贴邀请,林林总总的事情每天都会堆到罗伦斯的面前来,偏偏现在罗伦斯又处在创业的初期,不能做一些太过得罪人的事情,只能带着虚假的笑容徘徊在杯觥交错之间,应付着没完没了的应酬。

    “回去吧,盖伦见也见过了,大家都跟盖伦交流过感情了,我们回去吧,回到我的圣城去。哪里还有的我的神官在等着我的教导,哪里还有我的教廷等着我指引前行的道路,回去吧。”这天下午,罗伦斯努力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将一家人都聚集在了一堂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通晚餐后,罗伦斯不得不遗憾的对盖伦说出了将要回去的意思。既然有了登临神座的打算,罗伦斯暂时就不想着去给某位神袛冕下手下打工当一个附属神袛,在公正圣城这边待了这么久,该知道的也知道得差不多了,罗伦斯也就打算离开了。

    “亚伦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我将会在教廷里给你一个身份,画出一块地皮来让你折腾,看看你到底能将你的道路走到那一步。盖伦你呢?跟我一起去我的圣城看看么?”作为半神的血裔,亚伦与盖伦可以说是在罗伦斯透过血脉联系,帮他们强化了血脉之后,他们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贵族中顶尖的神裔贵族了。他们如果跟罗伦斯回到他的圣城或者教廷的话,他们的身份再未来罗伦斯的信徒中,将会是一种独立在教廷正规系统之外的尊贵身份,或许罗伦斯不会让他们插手教廷的运作,但罗伦斯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至少让他们衣食无忧且得到最好的照顾。

    “哥哥你跟教廷接触不多,最多也就是接触到教廷一些外围的教堂机构而已,只有我这样常年生活在教廷之中的人,才知道一个教廷里会有多少麻烦事儿,我就不过去给你找麻烦了。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亚伦哥哥也不要去给你添乱,划出一块地让亚伦哥哥施展抱负什么的,我在这边的影响力完全能够办到,哥哥你就没有必要多操这个心了。

    “好吧,那我们把选择权让给亚伦好了,亚伦自己去决定到底是留在公正圣城这边,还是跟我一起去到我的圣城哪里开创一个新局面吧。”罗伦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最终亚伦还是选择了留在公正圣城这里发展,或许他觉得一个尚还是神眷者的弟弟远没有一个半神的哥哥给他带来的压力更大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不想跟罗伦斯去到那个特意被索尔现任帝皇弄成白纸一张的,什么都没有基尔镇来得更安逸舒适也说不定。总之,在罗伦斯与盖伦的瞩目下,亚伦由于再三之后,还是咬牙坚持了留在公正圣城的想法,低着头不敢去看自己哥哥那失望的眼神。

    万神历年,黑暗与知识之神的教廷在基尔镇悄然成立,其教义偏向中立善良,提倡黑暗不仅仅是负面的力量,知识能让人一生的命运轨迹发生改变。首任教皇是一位使用黑暗力量的半神,黑暗与知识之神名讳第一次出现在世间,名为‘黑暗与知识之神’奥伯莱恩。

    万神历年,黑暗与知识之神教廷在首任教皇的指导下,首先开始了独立与炼金学外的草药学与药剂学的研究,首次出现在普罗大众面前的草药学以其独特的强身健体、培元固本的理念,以及其低廉的售价和差强人意的治疗效果,成为了普遍存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贫民与较低阶层人民的首选。黑暗的使徒慢慢的开始能够以一种正大光明的形态行走与世间,为每一个掏不起钱享受‘怯病术’的人们带去健康的福音。

    人们开始渐渐对这些使用黑暗力量的人开始改变态度,渐渐不在畏惧这些喜欢将身子晒在太阳底下的阴影使徒。人们开始渐渐意识到阴影里不单单有刺客、潜行者、杀手、阴谋诡计和怪物等等这些让人惧怕的东西存在,也有了这种能够给与人们带来健康与安宁的福音传播的使徒的存在。黑暗与知识之神开始一点一滴的慢慢被人们所接受与承认。

    而开设在基尔镇的,普遍存在与神袛圣城的免费学校也开始渐渐有了外来的人口愿意入学,黑暗与知识之神的教廷慢慢的有了一点基础。

    “亲爱的奥伯,教廷在慢慢壮大,你着急是着急不来的。”在黑暗大教堂顶层的房间之上,萨欧莉丝与罗伦斯一起并排的坐在落地的大窗户之前,透过玻璃去看着基尔镇那繁荣的场景。基尔镇本身的先天条件就很不错,索尔帝国的现任皇帝陛下确实没有在这方面应付了事,就算没有黑暗教廷作为推手,基尔镇也能作为一地市场货物的集散地而繁华。这样的繁华对黑暗教廷算得上有好有坏,好在不用黑暗教廷在花大力气大精力去给基尔镇带来繁花似锦,但坏也坏在这里,没有吃过苦的他们,大多数始终对黑暗与知识教廷保持着一种浅信徒乃至伪信徒的状态,很多人甚至连罗伦斯编写的教义前十条都没记牢,这对于罗伦斯宣传信仰的展开可谓是迎头一棒。

    “有时候我真想在来次类似与在索尔帝都那样,再来一次无影之城试试,我到想看看他们还会不会这样对教廷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可惜,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啊。”罗伦斯不是笨人,尽管他时常在说自己肌肉长到了脑子里,但罗伦斯的智商情商怎么说都还是在及格线水准的。他知道造成今天这样黑暗神殿这样困境的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一条还是黑暗教廷本身的底蕴不足,上面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神袛在镇场子。神迹什么的靠着罗伦斯的半神的能力,倒是制造出来一些,但是仍然架不住没有真正的神袛在。

    尽管现在罗伦斯能够接受乃至使用信仰的力量,但却无法回应信徒的祈祷,这就让祈祷的信徒们产生了疑惑,进而在某些人的宣传下产生了信仰动摇的情况。还好现在黑暗教廷里的神官们都知道罗伦斯是什么样的存在,也知道罗伦斯是迟早要登临神座的,因此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基层的信徒们对这方面并不知晓,信仰动摇也就在所难免了。这个世界的信徒与神袛的关系很密切,信徒们普遍都能通过祈祷或者某些仪式去感受到神袛的存在,而且还不是妄想产生的那种虚幻一般的存在,而是能切切实实感受到神袛存在与荣光的。而某些天资聪颖的或者天赋异禀的,甚至能够通过祈祷轻松引来一缕神袛的荣光为己所用,这就是神官牧师最初的由来。到罗伦斯这里就有些不一样了,罗伦斯毕竟现在仍然还是一个半神,就连某些天赋异禀的人都难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这样就很难让人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一位神袛的存在。

    这也就是黑暗神袛想要发展的最大的一块短板,没办法,别的教派可是有着正儿八经的真神在坐镇,别管哪位真神是不是邪神或者某个深渊里的魔神,至少信徒的祈祷他们会回应,至少牧师的祈祷能够得到力量,而罗伦斯这里呢?什么都得不到光付出怎么行?别将所有人都当傻子去要求他们傻傻的付出,不然迟早会有苦头吃的。

    “信徒的培育看来是急不来了,要不莉莉你看我们先发展另外一个方向怎么样?让医者这个职业出现在世间?”罗伦斯头疼的揉着自己的脑袋,有了自己的身家后,琳娜也没办法想着法去让那些侍女做事了,虽然她插手不了教廷内部的事情,但其他的采购之类的事情总还要经过她的手去办的,所以罗伦斯最近连个能贴心为自己按摩的人手都找不到了。

    “信徒的培育在你没有登临神座之前,也就能维持这样不瘟不火的状态了。医者那边让琳娜去忙也没关系,你还是将精力更多的透入到神官牧师的培养去才好。你想想,等你登临神座那一天,信徒发展们蜂拥到你的神殿内,你却拿不出足够的神官,这将会是多窘迫的一个情景啊!何况一个教派想要壮大,神官们自身的素质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萨欧莉丝微微一笑,笑着指出罗伦斯目前最应该忙碌的方面到底是那些。

    “神官的培育,我看还是潜移默化那一套比较好,现在我已经开放了免费的各种类学校,再下来就是等着结出果实的时候了。”像罗伦斯这样半神就开始搭建自身教廷的人,在历史长河中并不少见,有些成功的登临神座,而大部分却落了个黯然陨落的下场,因此很多人都怀着一种能蹭点蹭点的心态来到罗伦斯开办的学校学习,生怕某天这样的福利就突然烟消云散了。

    “既然这样,他们不是嫌弃不能信仰你的时候得到实惠么?心灵的慰藉我们是没办法了,那干脆用实际的利益慰藉他们好了。我们开办工厂,只招收你的信徒的工厂!工资给高点无所谓,但每天都需要在领导的领导下,向你虔诚的祈祷。产品也好说,例如开个什么‘民科炼金术’,在尽量少甚至没有魔法的介入下产出产品什么的,像火柴或者衬衫,我看就不错。”论脑子,萨欧莉丝确实比罗伦斯好使上许多,眼珠子一转就有了一个解决罗伦斯目前困境的办法。

    “……这办法可行,暂时就这样办了。我看以后就算我登临了神座,这个办法也这样继续下去好了。不过要是出现了山寨……,没有登临神座前让国家机关去办,一个半神的面子我不相信他们不卖!登临了神座之后么,呵呵,神罚可不是什么人都承受得起的!”罗伦斯一拍脑袋,自己这脑子真是不成,明明是现代人过来的自己,居然放着这么简单的办法不去用,白白为这种问题困扰了这么长的时间。

    万神历年,黑暗与知识之神开启了‘民科炼金术’的研究,作为‘民科炼金术’的鼻祖——火柴正式面向世人出售。而为了能让自身的信仰得到巩固,‘黑暗与知识之神’奥伯莱恩冕下在世人遗憾的眼神中,降下了只允许自家信徒进入工作的神谕,让这道明明能惠泽大众的发明蒙上了一层神袛的阴影。在这个事情上,黑暗与知识之神冕下在之后的历史上受到了颇多的诟病。但黑暗教廷却一如既往的将这一条坚持了下来,尽管许多年后已经有许许多多的火柴厂屹立在了世间,黑暗与知识之神冕下对火柴厂的管制已经放松到了睁只眼闭只眼的份上,黑暗教廷却仍然顽固的坚守着这条神谕没有做出改变。

    其实,那座火柴厂无论是开创之初还是经历了岁月的冲刷之后,不但无法给黑暗与知识之神教廷带去丝毫的利润,甚至还出现过不少拖累火柴厂声誉的事故,黑暗与知识之神教廷在这方面的坚持得让人奇怪。外人在实在从方方面面探索不到缘由之后,只能戏谑的将缘由归结到这座工厂为黑暗与知识之神提供了大量信仰之力的情况之中。

    万神历年,泰坦帝国南方,法师之城外的荒漠之中,一队身穿黑色神官袍的牧师正在与一群沙盗苦苦的乱战着。

    “在吾神指引下,对侵犯吾神行者的罪恶之徒施以惩戒之罚!‘暗影鞭笞’”身上神官袍明显比起其他人多了银色滚边修饰的牧师,大声的吟诵着神术的咒语。身为黑暗与知识教廷的元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自家的神袛尚未登临神座,现在自己使用的每一个神术都是从自家半神哪里抽出至关重要的信仰之力形成的。所以使用这样的神术的负担,无论是对他信奉的神袛而言还是对他自己本身而言,都是一种很重的负担。而且他这样的,尚未登临神座的半神的牧师比起真神的牧师来,不但需要贡献出更多的信仰,甚至连收获得神术也难以企及对方的一半。要不是有未来能让子孙后代成为人上人的希望所在,他们早已放弃了。

    “伪神的信徒!别说你这软弱无力的神术鞭笞,今天只要不是你们神袛亲临,谁都救不了你们的性命!”沙盗狂妄的大笑着,成群结队的呼啸着冲击被圣武士们那摇摇欲坠的防线。沙盗是正宗的沙盗,但他们劫掠这注定没有多少油水的牧师小队的目的并不单纯,尽管消息灵通之辈都清楚黑暗与知识之神尚未登临神座,但好歹哪位现在也是一个半神的存在,没有足够的利益诱惑,他们怎么可能会将主意打到这样一个大人物头上来?

    “哼!渎神者,你终将受到吾神的制裁!‘黑暗庇护’、‘幽暗滋养’!”牧师放弃了使用伤害能力并不高的幽暗鞭笞,转而专注的为身周的圣武士们施展起加持神术来,他的决定让防守得颇为艰难的圣武士们大大的松了口气,不少人心里嘀咕着早应该给他们加持神术,而不是去施展什么暗影鞭笞了。罗伦斯自己就是战士职业出身,因此对于圣武士这样相类似的职业,有着他自己一套的训练方法与见解。得益于罗伦斯这样一个半神的亲身下场指导,现在黑暗与知识教廷内的圣武士的总体武力普遍比其他教廷的精锐来得更加强横。虽然因为这里的圣武士人数较少,这种强横表现得并不如何突出并且防线也显得颇为摇摇欲坠,但在有了牧师神术的加持之下,圣武士们仍然坚信着最后胜利仍将属于他们。

    “渎神不渎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今天死定了!你们最厉害的不就是仗着有黑暗神术才敢在这里跟我们叫嚣么?看看这是什么!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放弃抵抗,祈求我的怜悯才好!哈哈哈”沙盗头子高举起一张卷轴,对着牧师们猖狂的笑了起来。出身卑微的他病态的追逐着蹂躏身份高贵地位尊崇之属的那份快感,现在有了手上这张卷轴以为自己已经胜卷在握的他,又开始有些故态萌发了。

    “卑微者又如何明白神袛的伟力,区区一张神术卷轴‘光明威慑’就以为胜卷在握了?呵呵!我想大约我的那些打着某些不良心思的同行们,没有向你说起过吾神的神迹吧?!”要说这世界上,谁是对光明与黑暗的关系把握得最为精准的那群人,非是光明神殿与黑暗神殿这两群人莫属了,别的神殿尽管经历过那次无影之域的事情,却仍然无法精准的把握光明与黑暗的那种奇特的共生关系。

    “哼,巧言令色,我到要看看你们黑暗神殿的人,在光明之下还怎么嘴硬。”牧师与圣武士们讥笑嘲讽的神色让沙盗头子隐约察觉到了某种不妙的苗头,但他的认知阻碍了他的判断,揣测不出黑暗神殿这些家伙到底有何依仗的他只能顽固的将计划给进行了下去。

    “既然你想要光明!那我帮你一把又如何!吾神,我将残躯奉献与您,祈求您降下无边的恩宠,带来没有阴影的领域,惩罚这些渎神的罪人吧!”也许黑暗与光明的路途最后是殊途同归,但那个领域现在并不是他所能窥见的。光明现在对他的施法干扰还是很大很严重的。而偏偏这一次的传教行动在教廷里意义重大,容不得半点失误,这位年过半百牧师大人最后眷恋的环顾了一圈忠心耿耿将他拱卫在中心的圣武士的背影,毅然决然的吟唱起了这一段明令禁止释放的禁咒,这种禁咒只有他们这样在黑暗神殿之初,从吟游诗人转职成神官的人才会得到。越阶使用得代价大得吓人,一经吟唱必是死亡的结果。

    “唉,又一个老朋友走了,等我的神国构建起来,里面必将有你们的一席之地。”幽幽的叹气声在半空之中响起,将沙盗头子与沙盗幕后的观察者们吓了个半死,但很快他们就没有心情去感受惊吓了。恼怒他们居然敢于对自家珍贵牧师下手的罗伦斯,十分干脆的直接从虚空之中接引来了最纯粹的光辉笼罩在了那片地域。本就荒凉仅有点滴绿色的荒漠彻底被这些光辉扰乱了秩序,就连沙漠中最抗旱耐热的动植物也在片刻之间被这些光辉杀死,彻底化成干瘪瘪的尸体,方圆十里内在没有除被黑暗保护起来的圣武士外的任何活物。

    “……愿您在吾神的神国得到永恒的安宁。”由于禁咒的效果,哪位地位尊崇的神官大人甚至连骨头都被莫名而来的火焰烧成了灰烬,圣武士们只能遗憾的将牧师的遗物收集了起来埋葬在滚烫的沙子之下,默默的吟诵着为逝去的牧师祈福。黑暗与知识教廷的传教过程当中,他已经不是第一个牺牲的牧师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要罗伦斯一天没能登临神座牧师们的牺牲就不会断,而罗伦斯唯一能帮得到他们的仅仅是为他们的子孙后代安排一个更好的出路,将基尔镇经营得更好,更早的登临神座让他们得到永恒的安宁这些事情而已。

    “为了吾神,为了我们心目中的圣城,为了基尔。”其他圣武士们低声的符合着。这趟在泰坦帝国的传道之旅是注定不会成功的。作为传奇物种,泰坦们有着自己的神系教廷。而且泰坦神系作风较为霸道,对于别的神明到自家地盘上传教保持着一种相当的敌对意识,要不是罗伦斯贵为半神且得到了泰坦神系的邀请,他们也不可能冒着巨大的风险来到泰坦帝国传道布教。

    “是的,为了我们心目中的圣城,为了我们的基尔。”基尔镇的改变在罗伦斯的眼里或许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改变,但在圣武士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基尔镇乃至周边村子的人眼里,却是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贫民们不在为明天的饭食担忧,无论是贫民还是平民,都有了学习文字的地方,将来也会有一个比起他们父辈更好的出路。人们的生活开始一点一滴的富足了起来,就算贫民的餐桌上也可是多了一点点的菜肴和油花。人们开始变得干净了,学校里开始传授做人的道理了,街道不在像以前一样四处布满‘地雷’与臭味了,笑容开始在人们的脸上停驻了。这些变化都看在每一个基尔镇人的眼里,是谁带给了大家这样的变化他们也都心里清楚。因此,他们这些基尔镇出来的人才会这样保持着对黑暗与知识教廷的耿耿忠心至死不变。向心力的增长,让基尔镇开始真正的向一个教廷的圣城演变着。

    万神历年,远赴泰坦帝国传教布道的使团回到了黑暗神殿的圣城,尽管他们这一次的传教布道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失败了,仍然受到了众多镇上镇民的欢迎。

    高傲的传奇物种,泰坦族的子民们甚至连理都没理尚未登临神座的区区一个半神的教廷放在眼里,但他们却得到了泰坦们另外的好处。泰坦神系甚至有神袛通过祭司之口亲口许诺不会干扰罗伦斯得登临神座,并且还许下了诸多世俗之物来表达他们的善意。这就已经足够了,其实只要泰坦神系不去阻挠罗伦斯登临神座就已经足够了。

    万神历年,一个本来艳阳高照的中午,黑暗突然弥漫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在诸族煌煌不知发生了何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达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吾今日登临神座,高举吾的神国。虔诚信仰吾者,必将得到吾的庇护,吾的信徒死后,必将在吾的神国得到永恒的安宁。吾命奥伯莱恩,吾掌管黑暗与知识!”两百年的积累,终于在这天将罗伦斯推上了神座,莫名而来的威压让,无论贵为帝国帝皇之属,还是存于世上的半神圣域全都匍匐在地,为拿无上的存在奉上自己的敬意。

    “……吾将向世人赐福,勤劳者劳有所得,聪慧者思有所获,虔诚者信有必达……”把握住初登临神座,能向世界宣传自己教义的机会,罗伦斯努力的向世人宣传着自己的教义。其实登临神座之后,罗伦斯需要忙碌的事情仍然很多,像什么整理赏赐教廷神术的事情,就需要罗伦斯第一时间去干,但这样宣传自己这个受众有些小的教廷的机会,而且是向全世界宣传的几乎可不多,罗伦斯可是要好好把握住才行。

    “赞美吾神,我等必将沐浴在吾神的荣光之下。”随着罗伦斯登临神座,世界上也慢慢的开始产生出一些黑暗与知识之神的神属者,一些独特的魔兽魔植开始受到黑暗元素的侵染,黑暗元素开始自发的为罗伦斯缔造眷族。而那些两百年来为罗伦斯的教廷牺牲的灵魂也终于从冥界的无信者之墙上脱离了下来,被冥神送抵了罗伦斯的神国。

    不过发生的这些变化罗伦斯都看不到了,罗伦斯现在唯一纠结问题只有一个。

    “我草!怎么又穿回来啦!我才刚刚登临神座,人生的巅峰才刚刚开始啊!老天爷!你不能这样对我!!”罗伦斯的大喊在旁边的人听来,却仅仅只是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小生命的降临,让罗伦斯这一世的家人们喜笑颜开,捧着罗伦斯就开始逗弄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