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愉快的相遇

第4章 不愉快的相遇

楚诗语被他看得发毛,眼眸眨了眨,点点头:“我是医生,这是应该的。”

    殷之江发话了:“是要感谢她。”

    殷亦航听到后,嘴角一勾,眼眸一眯,起身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迈着大长腿走到她面前:“给你。”高大的身体立刻遮住她面前的光,让她不得不倒退一步,因为这压迫人的气势。

    她抬头,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一股讽刺,又低头看到面前的银行卡,不由的眉心紧蹙,眼中划过一丝不悦。

    这人,难道以为她是为了钱才救人的吗?

    “我不能要!”她伸手将卡推了回去。

    殷亦航看着被推回来的卡,眉心一挑:“怎么,嫌少?”

    楚诗语被他轻佻的语气激的顿时怒了,手中的病例一收,仰起头,感觉到二人身高的茶具,大眼睛眨了眨,却仍是不服气的说道:“这位先生,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高人一等!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天职,而不是为了利益!所以这钱,我看您还是收回去吧!”

    看着她一脸认真,眼神坚定,他轻轻“呵”出声,这种人他见多了,假装什么清高,想要钱还不好意思,推来推去,最后还不是拿了。

    “真不要?”

    “不要!”

    “那好。”他将卡收回,装进钱包里。

    殷夫咳了一声,声音沉稳有力,更像是一个警告。

    殷亦航黑眸一眯,这老爷子到底什么意思,“是她不要,不是我不给。”

    “你这逆子,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殷亦航一听脸沉了下来,将卡掏出给了殷父:“你自己给。”

    “你!”殷夫被他气得,一阵心脏跳动激烈了点,楚诗语看到殷夫情绪激动,立刻走上前,“您现在不能激动,不然很容易再次休克。”

    她转身对身后的男人说道:“患者不能情绪太激动,您不要惹他生气了!”

    殷亦航看到她气鼓鼓地鼓起晒帮子,眼眸瞪了他一眼,眉毛一挑,走上前,她一抬头,差点撞到他的胸膛,他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几乎拉进自己的胸怀里,声音带着威胁说:“护士,讨好他不如讨好我,你以为这样就能攀上殷家?”

    这些伎俩,他见的太多了,这些女人想尽办法攀上殷家,可惜,都被他识破了。

    这男人真是不可理喻!她救了他的父亲,换不回一句感谢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对她,真是可恶!

    而且他说的那是什么话。什么攀上殷家,她什么时候要攀上殷家了?!

    “放开我!”她伸手推他,胳膊被他捏的骨头都疼。

    殷亦航嘴角一勾,在她耳边说:“装傻没用。”

    楚诗语简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想逃离他的魔掌,既然你不让开我,别怪我出狠招,她用脑袋忽然撞向他的下巴,他没意识到她这样,下巴被撞的很痛,手一松,她一下子躲的远远的,警惕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悦,“这位先生,你若是再动手动脚,我就叫医院的保全了!”

    殷亦航动了动下巴,这妮子撞人真疼。

    她摸了摸自己脑门,撞的也有些疼,却睁大眼眸不甘示弱地看向他。

    殷亦航刚要走上前,她吓的身体一缩,殷父出声制止:“好了,这是在医院,你有些分寸。”

    楚诗语看到有人撑腰,挺了挺胸脯,“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请这位先生注意分寸!”

    殷亦航本来一肚子火,看到她呛了呛鼻子,嘴角一抿,酒窝深陷,摸样很是滑稽,更让他想逗逗她,他不听劝走到她面前,她立刻感觉到自己要成为小白羊。

    “你……你要干什么……”

    天啊,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回事?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霸道、不可理喻的男人?!

    见殷亦航还在向前走,楚诗语抱着病历转身想跑,却被他的大手抓住,随即,另一只大手在她脑门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楚诗语吃痛,立刻瞪大眼眸,“你凭什么拍我?”

    “因为你撞了我。”

    “是因为你先武力对我,我才撞你的。”

    “我只是想拉住你,结果你就用脑门撞我,这就不对了吧?”

    这个人是在描述刚才的事吗,这不是公然扭曲事实吗!没天理了呀。

    “你怎么能这么说,明明是你武力拉我,你完全可以轻轻的拍拍我。”

    殷亦航看着她,看到她怒气地顾着腮帮子,心情大好,“我就是轻轻拍你。”

    “你……你……简直不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