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异王子

第1章 奇异王子

夕阳西下,獠牙城的城门人来人往,仍是仍是络绎不绝,随着战神祭典的临近,每天都有大批运送物资的队伍有此入城,时不时还能看到从各地赶来的兽人头领,率领大批随从昂然走过。

    因此,守卫城门的士兵也格外忙碌起来,大批狗头人士兵在几名牛头人战士的率领下,仔细的检查过往的人员,不敢有丝毫松懈。

    一个狗头人士兵刚刚送走一支运送粮食的车队,趁难得的空暇,他连忙直起腰稍作休息。这些天的工作量陡然加大,即便是以耐力著称的牛头人,也有些吃不消,更别说他们这些只吃着最劣等食物的仆兵了。

    就在这时,那个狗头人看到迎面的夕阳中,缓缓走来一人一骑。

    “站住!”尽管疲惫不堪,但职责所在仍让他上前将对方拦下。

    竟会被人给拦下来,马上的骑士明显愣了一下,而这时狗头人也看清了对方。

    “人…人类?”他大吃一惊,随即本能的举起长矛对准那人。

    20年前,摩季那大陆最大的两个国家,鲁林帝国与迪拿尔王国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兽人趁迪拿尔王国无暇分神的机会,试图夺下他们和迪拿尔王国边境的重镇,断剑峡要塞,最终却招致惨败。随后狼人族联合狮人族叛乱,整个兽人帝国随之元气大伤,以至于不得不和人类签下和平条约。

    这对一直以来都把人类的地盘当做随意进出的后花园的兽人们来说,不啻奇耻大辱,因此双方间虽然迎来千年间难得的和平时期,关系却也降至冰点。

    所以,20年来,除了一些大胆的商人,已经很少再有人类踏足兽人的领地。而因为战神祭典即将开始的原因,很早前獠牙城就驱逐了城里的人类,这个狗头人士兵突然见到一个人出现在獠牙城门口,难怪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

    “你…是谁?想干什么…”不待对方有所反应,狗头人连忙喝问道。

    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那人背后突然窜起一道白色的影子,快如闪电。还没等狗头人反应过来,刹时间他只觉天旋地转,人已摔倒在地,同时脖子一凉,已被架上一柄寒光闪闪的弯刀。

    惊吓之余,他这才看清,不知何时一个白色的猫人已骑在自己身上,被对方一黄一蓝两只眼睛盯着,就如同被施了牛头人祭司的巫术般,竟丝毫动弹不得。

    这时,别的狗头人已注意到这边的状况,他们立刻闹哄哄的抓起简陋的长矛涌了过来,将那个人类和猫人团团围住。

    “竟敢闹…闹事,还不快放…放开他。”一个领头的狗头人用不熟练的兽人通用语大叫道。

    “放…放开他。”芭丝特故意学那个狗头人说了一句,这才转头对雷蒙道:“少主,要怎么处置这个无礼的家伙?”竟丝毫不把周围的狗头人和那几十把长矛放在眼里。

    被狗头人当做人类的,自然就是雷蒙了。然而芭丝特的“保护”实在是过于积极了点,看着周围同样对准自己的长矛,他没好气的道:“喂喂,有没有搞错,你究竟是保护我还是想害死我啊?”

    这才注意到自己似乎把少主也给扯进来了,芭丝特吐了吐舌头,跟着拔出另一把弯刀:“没关系呀,我把他们全宰掉就是了。”

    狗头人是兽人中最低贱的种族,由于力小体弱,智商低下,因此尽管有着最为庞大的人口,却被所有人兽人种族看不起。在兽人中,他们只能充当苦力,仆兵和最为卑微的职业,在战场上更是会被毫不犹豫消耗掉的最廉价的炮灰。

    因此,芭丝特这么说,不仅旁观的兽人不觉得奇怪,就连那些狗头人自己也不觉有何不妥,纷纷用本族语言交头接耳。

    “她说的是真的吗?”

    “猫人很厉害,也许能把我们都干掉吧。”

    “哎呀,早知道要死,我就多吃一点午饭了。”

    “别怕别怕,队长会给我们报仇的。”

    ……

    就在这时,突然间旁观的兽人分开,两个巨大的牛头人手持战斧,大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一看到他俩,狗头人们立刻乱哄哄的围了过去,领头的那个狗头人结结巴巴的道:“队长,帮我们…报仇…啊不,我们好…好像还没死,快抓住那…那个人类和猫人。”

    哪知他话音未落,就被牛头人干脆利落的一个横扫给打飞,其他狗头人也被另一个牛头人用斧头驱散。

    当先的牛头人匆匆走到雷蒙跟前,单膝跪下:“请原谅我的失职,殿下。这些笨蛋是刚刚从仆兵队调过来的,所以不认识您,我立刻把他们全部宰了,为您出气。”

    “完了完了,连队长也要干掉我们。”

    “可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听到牛头人的话,狗头人们无不面面相觑,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耳朵,但却没有流露出丝毫反抗之意,足见他们在兽人中的地位之低下,对这种状况早已司空见惯,完全是逆来顺受。

    雷蒙本来还笑呵呵的在看热闹,这时只觉心里涌过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快,他摆了摆手:“算了,他们也没怎么冒犯到我,让他们走吧。”

    雷蒙对狗头人出乎意料的“宽宏大量”,让两个牛头人大感意外。他们惊讶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人试探着道:“殿下,您确定?”

    “喂,难道我说的不是通用语?”

    两个牛头人连忙道:“我明白了。”

    “听到了吗,殿下饶你们不死,还不快滚。”一个牛头人士兵粗鲁的挥舞着斧头,把同样因为没被赐死而“惶恐不安”的狗头人给赶走。

    “好了,芭丝特,你也放他走吧。”雷蒙又对芭丝特道。

    雷蒙发话,芭丝特也只好不情不愿的收回弯刀,那个狗头人立刻连滚带爬的加入到自己同伴的队伍中,转瞬跑个没影。

    “啧,只不过是一群垃圾罢了…”偷偷看了雷蒙一眼,牛头人士兵不屑的啐了一口。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雷蒙只能在心里暗叹口气。向芭丝特招呼一声,他调转马头,向城内走去。

    随着这边的骚动结束,旁观的兽人们也一哄而散,城门口逐渐恢复了秩序。这时,一个狮人族望着雷蒙的背影,忍不住对身旁的兽人道:“伙计,为什么守门的士兵对一个人类这么恭敬?”

    那个兽人看了风尘仆仆的狮人一眼:“你是刚从外地来的吧?告诉你,那个人可不是人类,而是比蒙族。”

    “什么?”狮人大吃一惊:“比蒙族?这怎么可能。”

    那个兽人悄悄看了四周一眼,压低声音道:“没错,而且他还不是普通的比蒙族人,而是我们的女王阿玛达陛下的亲生子,换言之就是如今的王子殿下。”

    那个狮人像是听到了最为不可思议的事,张大了口望向雷蒙:“可…可是他的模样,哪里像比蒙族了。不,根本和我们兽人完全不一样。”

    旁边的兽人道:“那是你没见过阿玛达女王,她的外表就和人类很相似…雷蒙殿下就是继承了自己母亲的外貌。”

    “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而且不仅是外貌,殿下更没有任何地方像是一个比蒙族人。据说,他不仅无法使用比蒙族的特技‘兽灵回归’,甚至连比蒙兽的坐骑战兽也无法驾驭。”这时,另一个兽人也说道:“所以他才会像个人类那样骑马。”

    狮人更加吃惊:“什么?那他和人类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嘛。”

    犹豫了一下,他沉声道:“雷蒙殿下真的有比蒙族的血统吗?”

    先前的兽人摇了摇头:“这个倒没啥疑问,只是阿玛达女王的丈夫,一个英勇的比蒙族勇士,在20年前的内战中就已经战死了。所以雷蒙殿下是由女王陛下养育长大的,否则的话,若有父亲的教导,殿下或许还能学到一些比蒙族的勇猛之气。”

    说着,他压低声音道:“只不过,如果你不想不明不白死在獠牙城哪个臭水沟里的话,最好不要四处乱问。”

    另一个兽人低声叹了口气:“想想20年前,比蒙族的先王古拉和乌罗尔陛下是何等的英勇,如今再看看雷蒙殿下,唉…”

    “哼,这就是女人做王的后果,比蒙族已经受到了战神菲瑞斯的诅咒,所以才会诞生出一个和人类没有两样的王子。”这时,一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狼人,突然阴沉着脸插嘴道。

    他的话太过惊世骇俗,狮人和另几个兽人不禁吓得连忙退开几步。不理会对方的目光,那个狼人继续道:“好在,比蒙族还没有彻底被神抛弃,先王乌罗尔之子,哈肯阁下,才是真正能够统率比蒙族的战士。”

    说着,他缓缓扫了满脸惊愕的兽人们一眼:“记住,受到诅咒的阿玛达,一个女人做王,只会给兽人带来灾难,她那个和人类没有两样的儿子雷蒙,就是证据。女人,是继承不了菲瑞斯在凡间的意志的。”

    言罢,根本不理会一众兽人的反应,狼人径自大步离开,只留下身后若干或惊恐万分,或略有所思的目光,无声的交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