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未雨绸缪

第4章 未雨绸缪

雷蒙于是把下午在城外见到2000狼骑兵的事对阿玛达说了,最后道:“就算是因为祭典,这些狼骑兵也太多了,我觉得有点不寻常,才想来提醒您一下。”

    阿玛达赞赏的点点头:“你能看出这点,我很高兴。不过不用担心,这是我批准的,因为祭典后会立刻开始对野蛮人的战争,这只狼骑兵会作为先锋出发。预先把他们召集起来,能节省很多时间。”

    罗巴德也道:“不光是狼人族,我们牛头人族,以及狮人族,也都各有一支部队集结,祭典结束后会立刻出发。”

    雷蒙暗道原来是这样,看来确实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下午所见那支狼骑兵充满杀气的军容,却总让他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就在雷蒙犹豫是否该再提醒一下阿玛达的时候,却听阿玛达道:“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和哈肯有冲突?”

    “您知道了?”雷蒙微微一怔,随即无所谓的道:“不过没什么,我一向没把他放在心上。”

    “呵呵,殿下年纪轻轻就心胸开阔,真是很难得啊。”罗巴德笑道。

    阿玛达则有些不满的道:“雷蒙,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是比蒙族人,更是我的儿子,兽人的王子,适当的时候应该拿出自己的威严来。”

    “对大多数兽人来说,心胸宽广等于是胆小和懦弱的表现,他们完全不懂什么叫容人之器,所以对那些家伙你根本不用客气,必须用雷霆手段让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

    说着,她又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对哈肯,你处理得很对。他毕竟是我哥哥的儿子,简直和年轻时的乌罗尔一模一样,愚蠢,冲动,但却有无穷的力量。目前哈肯在族中人望很高,你贸然和他起冲突,只会…”

    尽管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雷蒙却明白母亲的意思。一个是被人厌恶,像人类一样的自己,一个则是拥有英勇的前兽王血统,极合比蒙族人胃口的哈肯。一旦双方直接冲突,不用想也知道最终吃亏的是谁,这一点阿玛达都帮不上忙。

    这也是哈肯面对他这个王子,却仍敢肆无忌惮的原因。说到底,全都是因为…我的身体,连同我的思想,都完全和兽人格格不入啊。

    看出雷蒙的情绪有些低落,罗巴德岔开话题道:“说起哈肯,最近维罗纳和他走得很近啊。”

    阿玛达点点头:“这一点,我也有所耳闻,自从来到獠牙城后,维罗纳就刻意接近哈肯,哈肯这个蠢货,短短一个月不到,就已经对他死心塌地。”

    罗巴德忍不住担心的道:“别忘了,20年前正是维罗纳挑起的叛乱。如今他刻意接近哈肯,很难说不会有什么企图。”

    说着,他缓缓吸了口气:“我下午见过他一面,这么多年过去,维罗纳的变化实在让我吃惊。比起以前来,现在的他更加深沉冷静,让人捉摸不透,只看他借助哈肯的关系,让很多对他恨之入骨的比蒙族人关系大为改善,就知他的手段有多高明了。”

    阿玛达自信的冷哼一声:“如果他真有不轨之心倒还好了,我早就打算对狼人族做一次清洗。可惜维罗纳没这个胆子,因为现在最怕生变的反而是他,一旦出了什么事,正好给我对付他的借口。”

    “放心吧,无论是狼人族还是哈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中,两人休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罗巴德放下心来,他很清楚这个外表纯真如同小孩一样的女王陛下,有着怎样的手腕。20年前她成功骗过所有人,尽揽兽族大权,十余年来垂拱北部荒原,地位牢不可怕,不知有多少胆敢挑战她的权威的兽人,变成了埋尸的枯骨。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么维罗纳和哈肯就绝对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这时雷蒙忍不住插嘴道:“老妈,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既然维罗纳是这么危险的人物,当初结束叛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趁机杀了他?”

    阿玛达叹道:“这就是那个狼人的厉害之处了。当初战争的天平向我们一方倾斜,但叛军还没有完全出现败象的时候,维罗纳就敏锐的注意到了这点,随后他毫不犹豫的率众投降。”

    “虽然我很想杀了他,但为了尽快结束战争,各部族头领都急匆匆的一致同意维罗纳的投降条件,我也没办法。所以,这个叛乱的始作俑者,仍然稳坐狼族族长的宝座。十多年来,我不知试过多少次,试图分化瓦解狼族的势力,但都被他一一化解,现在狼族仍然被他牢牢抓在手中,不容他人染指。”

    从这里,就可看出维罗纳是怎样一个手段非凡的人物,难怪哈肯短短时间,就会被耍得团团转。

    “好了,时间很晚了。维罗纳的事你不要担心,我自会处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享受祭典吧。”阿玛达对罗蒙道。

    罗蒙点点头,起身告辞。罗巴德突然道:“凯蒂族长给殿下挑选了一个贴身侍从,那个猫人丫头怎么样?”

    “怎么说呢?”雷蒙挠了挠头,哈的一笑:“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很不成熟,但我却很满意。”

    等雷蒙离开后,罗巴德忽的道:“对了,听说原本是哈肯主动挑衅殿下,结果自己却被气得够呛,回去后差点发狂呢。”

    “哦呵呵呵…”阿玛达发出一阵荡人心魄的娇笑:“这孩子,轻易就能让对方抓狂的本事,果然是遗传呢。”

    “遗传?”罗巴德一怔,随即以为阿玛达指的是自己,便即释然。

    ****************************************************************************************************************************************************************************************************

    这时,门口,罗蒙正满脸无语的看着四肢摊开,恶形恶状趴在一块石头上,睡得口水长流的芭丝特。

    “少爷,不要,不要再喂鱼给我了,人家会长胖的…”

    雷蒙:……

    “再不起来,凯斯特河的鳟鱼我就拿走了喔。”雷蒙凑在芭丝特耳边道。

    “可人家真的吃不下了嘛…咦,凯斯特河?”熟睡的猫女双眼猛的睁开,迅如闪电的蹦了起来:“喵啊,鳟鱼?在哪?谁敢独吞?”

    “喔,看来在你眼中,主人的安危还比不了一条鱼呢。”可惜好吃的鳟鱼没看到,迎面却是雷蒙居高临下的鄙视目光。

    “呜哇,少主,你又骗我。”

    “行了,别抱怨了,你个懒猫。”雷蒙毫不客气的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我有件事要你办。”

    “咦,真的吗?”沮丧的猫女立刻来了精神:“要偷什么?还是要杀谁?您终于肯交给我正式的任务了。”

    “别激动,你只需要去狼人族军队的驻地,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没有就行了。另外如果可能的话,给我查探一下维罗纳和哈肯,背地里在做些什么。”

    “喔——”猫女立刻拖长声音,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我了”的神色:“您果然还是想报仇呢,安啦,理解理解。”

    “报你个头。”雷蒙没好气的一个爆栗凿过去:“少废话,快去。再唧唧歪歪的,信不信我把你还回去。”

    芭丝特最怕的就是这一招,她吐了吐舌头,跟着原地轻轻一跳,竟然不可思议的后纵至数米高的石墙上,作势就要跃出。

    雷蒙吓了一跳:“笨蛋,你疯啦,你想被王宫里的守卫干掉么?”

    “一路上的路线和守卫的位置我都记住了呀,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的。”芭丝特得意洋洋的道。

    “这不是发现不发现的问题,你…”

    然而雷蒙话没说完,猫女一跃扑出,人已消失在兽人王宫重重的屋顶之中。

    “唉,看来她挂了的话,我一定得找凯蒂族长要个正常点的才行。”

    离开阿玛达的寝宫,雷蒙的思绪已转到别的地方。维罗纳,哈肯,这两个人的组合,怎么看都不像知心朋友那么简单,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才对。

    尽管您自认已经把他们完全抓在掌心,可是,母亲大人,如果这一次只是您过于自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