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所发现

第5章 有所发现

“起来哟,起来哟,少主,不然您就要失去您最最厉害的手下啰。”

    第二天一早,还在睡梦中的雷蒙,耳畔传来阵轻柔的呼唤。

    雷蒙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迷迷糊糊中翻转身子,试图甩掉这个打搅自己睡眠的烦人声音。

    这时,那个声音又道:“不过,如果您再也不骂她,以后天天都给她吃最好的鱼,她也许会考虑留下来哟…哎呀呀,光想想都觉得高兴呢。”

    “芭丝特,你打算趁我睡着,给我催眠吗…”

    “喵呀!?您醒了?”

    床边,趴在雷蒙耳朵边的猫女,尴尬与醒来的雷蒙大眼瞪小眼。

    “大清早一个傻瓜就在我耳边叽里咕噜的,我怎么可能不醒。”雷蒙翻身坐起,在头上抓啊抓的。

    “呜哇,请不要这么说,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愿望嘛。”

    “有脸说出这种蠢愿望的,确实只有你了。”雷蒙毫不客气的打击着猫女:“说吧,有什么收获?”

    一说这个,芭丝特立刻来劲了。她眉飞色舞的道:“原来斥候的行动是这么有意思的,和族长训练我时完全不同,昨晚我…唉哟,少主,你干嘛打我?”

    雷蒙盯着芭丝特,伸指在她额头一点:“给我说重点。”

    芭丝特只好停止吹嘘:“好嘛。遵照您的吩咐,我先去了狼骑兵的驻地,观察了两个钟头,不过没什么异常。反倒是在狮人族的驻地,有几个医生进去过,逗留了一个小时左右。”

    “医生?他们是哪来的,是些什么人?”雷蒙问。

    芭丝特道:“我一直跟着他们回了城里的医馆,由于是晚上,他们又穿着连身的罩袍,所以看不清什么模样。”

    雷蒙也没有在意,转而问道:“唔,那么哈肯和维罗纳呢?”

    “哈肯和维罗纳整个晚上都没有离开他们住的地方,不过那里的守卫很严密,我没办法靠近观察。对了,我遇到了别的猫人斥候,是陛下的人呢。”

    暗道老妈果然没放松对维罗纳的监视,雷蒙稍稍放下心来。想了想,他又道:“既然你没办法靠近,怎么能肯定他们没有离开过呢?”

    芭丝特道:“我问过那个猫人啊,他知道我是您的属下,就跟我说了,他可是全天监视那两个家伙的。而且我也观察了很久,哈肯和维罗纳时不时出现在窗户前,虽然比较远看不太清,不过肯定是他俩。”

    “难道说,他们确实没问题?”听芭丝特说完,雷蒙沉吟起来。

    “少主,还要我再去吗?”芭丝特问。

    雷蒙摇摇头:“不必了,既然老妈的人已经在监视他们,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等等,不对劲!”

    却是雷蒙突然想起,昨天维罗纳离开时,他隐隐从对方那儿听到的话。

    虽然只听到只言片语,但维罗纳和哈肯昨晚应该有重要的事做,不太可能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住处。就算可能顾忌老妈的斥候,不敢轻举妄动,但以维罗纳的手腕,也不会这么简单就受制于人。

    想到这里,雷蒙突的道:“芭丝特,昨晚那几个进出狮人族驻地的医生,你还记得他们的医馆在哪里吗?”

    这时芭丝特高高兴兴的把雷蒙睡过的被子团成一团,正准备趴下去,闻言惊得一下跳了起来:“当、当然记得。”

    “那就快去,查明那家医馆的来路。”

    “喵啊,明明说没事了的,人家还想补觉…”芭丝特嘴里抱怨着,行动却毫不迟疑,转瞬就从房间里消失不见。

    一个小时后,情况已经查明,那家医馆隶属比蒙族一个很有权势的长老。由于文明落后,兽人生病受伤大多靠部落中的巫医,如医生和神官这类职业很少。

    直到阿玛达掌权后,才开始有意识的培养此类人,目前獠牙城中几个医馆与治疗神殿,都是由各大部族资助运作的,因此很容易就查清了来历。

    而且芭丝特带回的,还有一个她之前忽略了的讯息,那就是那个医馆,其实和离哈肯的住所并不远…

    听完芭丝特的报告,雷蒙感觉自己似乎隐隐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但却又无法形成一个清晰的念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维罗纳和哈肯,恐怕不像表面上表现得那么老实。

    “不对劲,不对劲,一定有哪里不对劲。”雷蒙用手指轻轻敲着额头,眼睛习惯性的眯了起来:“狼人族,狮人族,如果再加上比蒙族,这可是一股了不得的力量啊…”

    下一刻,他又抱着脑袋仰天大叫:“可是证据,证据究竟在哪里啊?”

    “少主,你…你没事吧?”芭丝特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盯着他道。

    “这次你做得很好。”雷蒙恢复平静,赞赏的在她头上揉了揉,随后向门口走去:“看来,我得去见见罗巴德祭司了。”

    *********************************************************************************************************************************************************

    “什么,殿下您想参加祭典的准备工作?”

    听完雷蒙的来意,罗巴特吃惊的道。

    罗巴特是牛头人族的大祭司,身份尊崇,这次战神祭典的筹备就是由他全权负责,而且雷蒙也不想惊动阿玛达,所以直接找上了他。

    罗蒙点头道:“对,我希望您把祭典一部分准备工作交给我来做。”

    “既然殿下开口,当然不是问题,可为什么?”罗巴德忍不住道。

    对此雷蒙早已想好说辞,他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希望借这次难得的机会,锻炼一下自己的能力,也给母亲大人和族人们一个惊喜。毕竟身为王子这么多年,我…”

    果然,罗巴德的思路立刻被他的暗示所牵引。老牛头人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明白殿下的意思了。不过,族人对您有所误解,并不是您的错,相信假以时日,以殿下的才能一定可以…”

    “不,等不到以后了。这次的祭典,我一定要做些事才行。”雷蒙坚决的道。

    罗巴德自然想不到雷蒙这话,实是另有所指,还以为他因为心中苦闷,而急于在族人面前证明自己。犹豫片晌,老牛头人终于点头:“好吧,既然殿下坚持的话。”

    雷蒙趁机道:“那就请把西边城门的布置工作,交给我吧。”

    “西城门?”罗巴德一怔。

    他哪知雷蒙的算盘,还好心的劝解道:“那儿并不是这次祭典的主会场,就连祭典当晚的游行都不会经过那边,说实话无论做得多好也不会有人注意。我建议您负责主祭祀的准备,这样…”

    暗道出风头的事我也想做啊,可这次要的就是不引人注意。雷蒙唯有坚持道:“不,那边就可以了。”

    雷蒙态度坚决,罗巴德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道:“那好吧,那么西边城门的布置就交由您来负责好了。”

    “非常感谢。”雷蒙点点头,跟着又道:“另外,这次的事,我希望您能尽量保密,最好连母亲大人也别告诉。”

    老牛头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随即恍然大悟的连连拍着雷蒙的肩膀:“哦,明白了,殿下是想给女王陛下一个惊喜对吧?好好,我不会说的。”

    罗巴德的误解正好免去雷蒙一番说辞,他就坡下驴的送上一记小小马屁:“这也被您看出来了,真不愧是牛头人族最聪明的祭司。”

    老牛头人被拍得心花怒放,豪迈的笑声响彻房间:“那当然,不是自夸,我吃的草,可比你吃的饭还多啊。”

    雷蒙:“呃…说得也是,哈哈哈…”

    离开罗巴德的住所,芭丝特忍不住对雷蒙道:“少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直接告诉女王陛下不就好了吗?”

    雷蒙无奈的把手一摊:“哪有这么容易,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一点证据也没有。不,甚至连究竟会不会出事,会出什么样的事,我都不知道,又能告诉母亲什么?”

    “对方毕竟是狼人族长和我的表哥,身份非凡,轻举妄动只会让事情复杂化。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在暗中尽力做些安排,希望有起事来的时候,不会毫无准备。不过,还是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神经过敏吧。”

    “嗯,我明白了。”芭丝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论怎么样,我一定会全力帮助少主的。”

    “知道吗,芭丝特,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我就很高兴了。”

    “喵啊,什么?”

    “少吃一点,我真怕被你吃成穷光蛋。”

    “少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