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杨土匪的闺女

第2章 杨土匪的闺女

“妈呀,伤口都结疤了,我的天那,太神奇了吧!”

    陆小北被支架子砸伤了,满身都有伤口,可是喝了池子里的水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动愈合了。

    没吃药没打针,身上的伤口就这样奇迹般的自动愈合了!

    这简直就是活了十八年的陆小北生平最让他惊爆眼球的事情了。

    幻觉!

    一定是幻觉!

    陆小北闭上了眼睛默念着阿弥陀佛,他以为这是个美梦,希望睁开眼睛之后自己能回到现实世界离开这个古怪的地方。

    可是过了半晌,陆小北眯缝着眼看了眼外面,却还是站在画里的奇妙之地。

    “我了个去,咋出去呀?还得挣钱给俺爹还债呢!”陆小北可不想被困死在这个地方。

    “老子要出去……”

    喊出这一句,陆小北眼前一晃,场景随之发生了变化。

    入眼的不再是绿油油的草地和冒着白色雾气的山峰,却是一个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屋子。

    卫生所,这是村卫生所。

    陆小北认得眼前这个地方,上次陪母亲过来打针就是在这张病床上。

    哈哈哈,我从画轴里面出来了!

    陆小北撇头一看,不远处坐着的正是村卫生所的美女医生杨翠。

    杨翠是大桃村卫生所的医生,二十岁的她一头乌黑的长发,白皙的脸蛋一笑起来还缀着两颗酒窝,胸脯的形状长得像木瓜,迷死了村里的一帮单身汉。

    引得村里的汉子没病也三天两头的过来瞧病,不过这些汉子们也就是饱个眼福,因为杨翠可是村会计杨三丰的闺女。

    提起来杨三丰,大桃村的村民们脑子里就会冠以土匪二字。

    这可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狠角色,早些年可是敢扛着猎枪跟人干架的主。

    杨翠穿上白大褂更迷人,那诱人的身段还有那粉嫩的嘴唇,引得陆小北都舍不得打破这种画面开口说话了,他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陆小北不知道,就在他昏死中,刘老汉等人就抬着他送到了村里的卫生所交给了杨翠处理,他更加不知道因为这次意外受伤而把建筑队的工作给丢了。

    杨翠正吹着风扇看一本医书,冷不丁的就觉得一股炙热的目光从侧面打过来。

    双目迅速扫了过去,正看见陆小北那一双炙热的眼睛朝她打过来,杨翠瞪了一眼肆无忌惮的陆小北,轻呸了一句道:“色-胚,都受伤了还这么色!能不能有点正形!”

    杨翠起身来到了陆小北身边,出于医生的身份询问道:“感觉怎么样?刚才我都帮你把伤口清理了,有两处地方伤口比较深需要缝合,我看你这体质还是可以的,不过身上得留疤了。”

    下意识的指了指陆小北身上的伤口,杨翠的双目却陡得迅速瞳孔放大,指着那些已经快速结疤的地方失声喊道:“这这……这怎么回事?怎么都结疤了呢?”

    陆小北刚要说话,猛然觉得全身凉意打来,低头一看,我滴个妈呀!

    衣服全没了,就剩下一条裤衩子了。

    陆小北不知道他在昏死过程中被刘老汉等人抬过来的时候全身是伤,杨翠为了给他检查身上的创伤和清理伤口直接把衣服给他剪烂了,所以现在陆小北才是没穿衣服的这个落魄样子。

    “我衣服呢杨姐?”陆小北一脸的尴尬。

    在一个大姑娘面前只穿着条裤衩子,陆小北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呢,哪遇到过这等场面,自然是害羞万分。

    杨翠噗呲就乐了,嬉笑道:“咋还害羞了?我什么没见过,真是的,为了给你清理伤口当然都剪烂了呗,你别打岔,你这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杨翠说着话带着满心的疑问戴上听诊器开始给陆小北检查身体了。

    冰冷的听诊器覆在火热的身躯上,陆小北顿时一个激灵打来,闻着杨翠身上的香味,陆小北那里就不争气的抬头了。

    刚开始杨翠也没有发觉,随着陆小北的双腿加紧她觉得不对劲撇头往下看去,这一看立马就粉面绯红的害羞了起来。

    纵使杨翠比陆小北大好几岁,可她也是未经人事的女人,二十岁的青涩年纪正是对一切都懵懂好奇的年纪。

    “哎呀,你怎么这样呢!真是……”杨翠不知道说啥了,撤掉听诊器一脸的尴尬,闷声说道:“你赶紧起来吧,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体质,怎么这么快伤口就愈合了呢?难道是我新上的药发挥作用了?不能这么神奇吧!”

    杨翠云里雾里的还以为她最近用的药药效厉害呢。

    被杨翠一说,陆小北也是满脸的尴尬,他其实知道身体伤口快速结巴愈合的原因,肯定是画轴里面那滩池水的原因,可是他总不能跟杨翠说是喝了几口水就伤口愈合的离奇事情。

    “多少钱杨姐?”陆小北捂着裤裆羞答答的下了病床。

    “给二十吧!”杨翠都不好意思收钱了,她的脸比陆小北还红。

    “那什么杨姐,你能给我找身衣服吗?我回家给你拿钱,出来干活身上没带钱!”陆小北也是醉了,大白天的穿着裤衩子在大街上溜达,这也不是事呀。

    杨翠噗呲又乐了,她笑着道:“我去给你拿,穿俺爹的吧!没钱就记账,等你回头带钱了再送来就是,多大点事!”

    “谢谢杨姐!”

    奈何谢谢二字刚落地,卫生所的大门刷的就被推开了,一个魁梧的身影踏步走了进来。

    “闺女,你娘让我给你送点西瓜……”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土匪杨三丰。

    杨三丰话没说完,转头看见了捂着裤裆的陆小北,再看他身上衣服全无,还有那处位置的撅起,身为男人的他自然就联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杨三丰勃然大怒,半个西瓜咣当落地,摔了个粉碎,瓜汁洒了一地,鲜红鲜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命案现场呢!

    杨三丰瞪着牛眼指着陆小北骂道:“陆小北,我他吗的劈了你,你祸害我闺女……”

    我了个草!

    误会大发了!

    陆小北也是醉了,赶紧跳脚道:“杨叔杨叔,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杨三丰气的鼻子都歪了,操起来门口的一把椅子举步就朝陆小北走了过去,凶狠的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脸色铁青的他边走边骂道:“解释你姥姥,我砸死你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