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自带反弹技能

第3章 自带反弹技能

杨翠也傻眼了,她是了解她老爹脾气的,这个误会真是大发了。

    来不及思考什么,杨翠赶紧攀住了老爹的手臂急忙喊道:“老爹老爹你误会了,赶紧放下来椅子,陆小北他受伤了,我给他疗伤呢!”

    “你给我起开,小姑娘没点小姑娘的样子,疗伤还用扒衣服吗?你糊弄鬼呢!这小子帐篷都支起来了,我砸死这个王八蛋!”

    杨三丰不理会闺女的解释,杨土匪的火爆脾气可不是盖的,魁梧的身材力气也大,一把把闺女推到一边,杨三丰举着椅子就朝陆小北砸了过去。

    陆小北急的是上蹿下跳,赶紧跳脚围着屋里跑,边跑边喊道:“杨叔杨叔,你真误会了,你听我解释呀,我没对你闺女下手,我是冤枉的!杨翠姐真的是在给我治伤!”

    陆小北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来这事要是他身上的衣服还在一切都好说。

    就算现在没穿衣服,你裤衩子那里的东西别起来也行啊,关键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加上被画轴里面的池水洗礼,陆小北都搞不懂身体发生的变化,这杨翠长得又这么美,他没法控制二弟抬头的。

    这下好了,杨土匪坚定的认为陆小北祸害了他家闺女,死活要跟陆小北拼命了。

    杨三丰一下没砸到陆小北,迅速跑过去再次捡起来椅子直接把陆小北逼到了墙角,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椅子砸向了无处躲身的陆小北身上。

    杨翠吓得捂住了眼睛,心道:完了,我爹这是要打死陆小北了!

    陆小北也是悲催的不要不要的,心道:这尼玛刚被支架子砸了个全身,现在又被杨土匪给砸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然而,随着咔擦咔擦的声音响起,杨三丰砸在陆小北身上的椅子瞬间断裂开来,碎的很稀奇,碎的很彻底。

    可是陆小北丁点事没有,完好无损不说,身上没有任何一处伤痕。

    杨三丰傻眼了,瞪着一对牛眼珠子怔怔望着陆小北。

    睁开眼睛的杨翠看到这一幕也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

    父女俩都愣住了,一脸的问号加感叹号!陆小北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结实了?

    “你……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杨三丰惊的说话都结巴了。

    陆小北自己也傻眼了,他又没练过功夫,哪里会什么徒手劈凳子的功夫,更加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结实!

    可是陆小北没时间去想什么功夫,赶紧再次解释道:“杨叔,我真没做什么,我是受伤了,杨姐要给我清理身上的伤口,这不就把衣服给剪了嘛!你真的误会了……”

    陆小北一边解释一边去攀着杨三丰的手臂想劝劝他先消消火。

    “放你的狗屁!老子信了你的邪……”回过神来的杨三丰下意识的呼啦一下子拨愣着陆小北的手臂。

    可是嗖的一声,杨三丰嗖的就被弹了出去,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真是让人始料不及,谁知道陆小北这身体到底是咋了,怎么还带着弹性呢?

    万幸的是杨三丰被弹到了身后的病床上,即便如此他还是摔了个四脚朝天。

    陆小北一脸的悲催和懵逼,这又是什么鬼?

    怎么还带弹人的呢?

    身体带电了?

    摊着双手,陆小北摸不着北了。

    不远处的杨翠赶紧跑到病床前把老爹扶了起来,指着陆小北气呼呼的数落道:“陆小北,你干嘛推我老爹?”

    陆小北欲哭无泪,急忙走上前说道:“杨姐,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就扶了一下杨叔……”

    “你你……你别过来你,老子找你老爹说理去……”杨三丰吓傻了,土匪的嚣张劲头荡然无存。

    “爹你没事吧,让我看看哪受伤了没?”杨翠关心老爹,一个劲的询问老爹杨三丰有没有受伤。

    “闺女,我没事,这小子中邪了,你赶紧让她走!”杨三丰被弹开落在了病床上,要是摔在地上估计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陆小北,你赶紧拉个床单裹着回家吧,我会跟老爹解释这个误会的,快走吧!”

    杨翠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老爹误会陆小北在前,平日里陆小北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小青年,根本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她心里还是很相信陆小北的,只是她也搞不懂陆小北到底是怎么了。

    陆小北一脸的无奈,赶紧扯下病床的被单子裹着跑出了卫生所。

    大热天的裹个床单陆小北真就是大桃村第一个敢这么做的奇葩男子了。

    风一般的跑回果园,陆小北赶紧进屋换了一身衣服。

    老娘不在家,赶集卖竹筐去了。

    陆小北的父亲腿被打瘸了,靠着以前的手艺在家编竹筐和竹篮,母亲逢集就骑着三轮车去集上售卖。

    陆小北换好衣服喝了口水准备回建筑队干活,老爹却拄着拐从果园里回来了。

    “爹,不是让你别下地嘛!你瞧瞧你身上这汗,农药回头我早起几个小时就打了,你这费什么劲呢!”

    陆小北看到老爹身上背着个打药桶,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心里不是滋味,急忙给老爹把打药桶给卸了下来。

    “没事,我锻炼锻炼,慢慢打呗,你在建筑队干活这么累,早晨多睡会!”陆大年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蒲扇扇着风。

    “小北,你怎么回来了?这也没下雨,建筑队不休工啊!”陆大年莫名问道。

    “我回来换身衣服,干活弄烂了,爹你休息吧,我回建筑队了!”陆小北不想让父母担心,再说身体也没事了,用不着多说一嘴。

    “行,好好干活,等苹果下来了,卖了苹果咱们又能多还点钱,老爹多编点东西,回头攒点钱给你说媳妇!”陆大年还是很积极乐观的,全家一起努力,只要饿不死就能翻身。

    “我走了爹,挣钱的事我来想办法!”陆小北顶着日头离开了果园,心里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爹的腿是两个月前受伤的,画轴里面的池水如果能治伤的话,那用来给老爹治腿应该也是可以的,把老爹的腿治好是当务之急,然后在用那池水做点文章,这个思路肯定是行得通的。

    陆小北豁然开朗了起来,看来天无绝人之路,也许这个捡来的画轴就是来解救陆家困境的,兴许是老天开眼了,陆家的祖坟真就冒了青烟。

    一路想着计划着,陆小北回到了村主任家的建筑工地上。

    地上的血迹已经被冲刷干净了,王扒皮正坐在墙角的凉席上啃着西瓜解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