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环扣一环(1)

第5章 一环扣一环(1)

方乔转身去找一个文件袋。

    偌大的书房里,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文件,对于个子不高的方乔来说,要找出一个文件袋着实不易,即便她现在记忆力比前世好了数倍,还是难以在这么多东西内翻出一样所需的物品来。

    忽然她眼前一亮,看到一个文件袋,凭借记忆,她知道这就是她要找的那个!

    方乔赶忙跑过去,高高地踮起脚去拿文件袋。

    她太矮了,有些吃力才触碰到那个袋子,刚刚抽出一半,门响了,她一惊,马上收回手!

    来不及将文件袋推回远处,转身藏在了书桌下。

    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来,方启山熟悉的铮亮的皮鞋尖和笔直的裤腿出现在方乔的视线里。

    她吓得屏住呼吸,虽然被方启山发现了,她有很多理由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方启山也不会怀疑毕竟才12岁的她,但是她不想冒这个险!

    她不想被方启山看出一点端倪。

    方启山疑惑地“咦”了一声,似乎已经发现文件袋的不对劲之处了。

    方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看了看手上的电子手表,距离母亲的丧礼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到那个文件袋!

    方启山弯腰下来查看书桌下的动静,方乔一下子紧张了,书桌下就这么大,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更别说躲藏了。

    磁带的事情,文件袋的事情,她都不想被方启山知道和她有一丁点关系。

    如果时间充裕,她本来可以好好想想办法,更加精明地对待这盒磁带和文件袋的。

    可是现在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她才会冒险直接进书房里!

    方启山弯腰,纵然方乔身子缩得小小的,也快要被他看到了!

    方乔装出一个又委屈又坚强的笑脸,一声“爸爸”酝酿在口边,如果真的被他逮住了,她只能先装无知了!

    就在这个时候,窗台上传来一声懒懒的猫叫声,“喵呜”了一声。

    方启山被这一声吸引了注意力,便站直了腰,有些恼地骂了一声,“臭猫,又来捣乱!”

    他以为是猫咪干的好事。方乔的心“咕咚”一声,放了下来。

    随即方乔看到方启山将那盒她动过手脚的磁带揣进了衣服兜里。

    而文件袋太大,方启山拿在了手里,转身交给了身边的助理,郑重地说道:“拿好了,弄掉了你担不起这个责!”

    这一切都被方乔尽收眼底。

    等到书房的门被关上,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方乔才惊觉身上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竖着耳朵听了听门外的动静,才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嘿!逮住你了!”

    这一声炸雷一样,将方乔的心惊得一颤一颤的。

    她回过神来,关上书房的门,有些惊喜地看着贺云伟,“贺云伟!”

    贺云伟被她奇怪的眼神看得倒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方乔,“我吓了你一次,你不想着报复,还这么热情地看着我?”

    14岁的贺云伟哪里知道,方乔看到他的时候心里的百感交集。

    上一世就是在今天,方启山在母亲乔瑾的丧礼上闹出一场大事端,14岁的贺云伟也被卷入了事故里,小小年纪便命丧车轮之下。

    看着这个儿时的玩伴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方乔哪能不惊喜?哪能去责怪他孩童般的游戏?

    贺云伟围绕着方乔转了一圈:“事出异常必有妖!方乔,老实交代你刚才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干啥去了?”

    方乔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学着他的样子说:“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我是啊?”

    “呀,丫头长进了啊!”贺云伟摸着胸口呼痛。

    其实方乔哪有什么力气,打在他身上一点都不痛,反倒是软绵绵让他觉得有些舒服。

    两人是打闹着一起长大的。这个样子,才是真正这个年纪的方乔和贺云伟的相处之道。

    正说着,方启山的声音在脑袋上响起来:“乔乔刚才去哪里了?爸爸等着你上车呢。云伟也来啦?”

    “方叔叔好。我和乔乔……”贺云伟快人快语,直接接过了话头。

    方乔一惊,贺云伟是看着她走出书房来的,怕他乱说话,忙瞪了他一眼。

    贺云伟接收到了她的眼神,当做没有看到,懂事地说道:“我怕乔乔心情不好,一早就过来看看乔乔。叔叔,你也请节哀。”

    “乖。那你就跟叔叔和乔乔一起上车吧。”方启山说道。

    方乔松口气,贺云伟和她一起正好。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身边这几个最重要的亲人朋友。

    方启山因为忙着有事要办,转身迈开大步就走。

    方乔看着这个令她噩梦不止的背影,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忽然手上一暖,被贺云伟牵住了手,他斜眼看了她一眼,以为她在为乔瑾的事情难过,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啦,我逮了蛐蛐儿给你玩。”

    14岁的贺云伟正处在身高猛长的时候,一米七的身材已经有些大人的模样了。

    只是太瘦弱了些,还是看得出孩子的样子,清清秀秀的脸庞已经初具帅哥的雏形了。

    不过一说话就暴露出了变声期男声粗糙难听的嗓音,难听得让人想发笑。

    但是此刻方乔心里,是说不出的其他情绪。

    “谢谢你,二哥。”方乔这句感谢发自肺腑。

    平时听她“贺云伟”“贺云伟”的叫着习惯了,突然听到这么一声“二哥”,贺云伟还真是愣了一下,心道:这丫头的声音是越来越好听了。

    握着她软软的小手,不由就加了些力道。

    丫头没有了母亲也不打紧,他也可以保护她的。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坐上了汽车,方乔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方启山身上。

    那盒磁带在他的衣服里露出一个形状,不过磁带早就不是她的重点了。

    现在的重点是那个文件袋!